【一帶一路國際合作】「一帶一路」倡議注重國家間相互了解 梁振英:要科學、客觀、具體、全面、及時、專業和精準的研究各國社會 望各機構正視國外調查研究和法律服務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一帶一路」倡議注重國家間相互了解 梁振英:要科學、客觀、具體、全面、及時、專業和精準的研究各國社會 望各機構正視國外調查研究和法律服務

正身處北京參加全國政協會議的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今天上午在北京參加金杜律師事務所成立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與促進中心揭牌儀式,並獲邀發表講話。梁振英表示,「一帶一路」倡議的本質是國際合作,合作的基礎是了解,因此在五個「互聯互通」的國際合作都需要國家與國家之間充分和相互的了解;他認為,在國際合作當中,要承認客觀存在的差異,還要尊重差異,要尊重差異首先就要充分認識差異,用俗話簡單的説,就是「入鄕隨俗,入境問禁」,這是在走出去之前一切調査研究工作的起點。


「世界各地的歷史、文化、觀念、思維方式、行為習慣以至社會和經濟發展的動態都有一定的差異,因此要促成合作,取得最大的成果,首要的是加強對各地社會、政治、經濟和市場的了解,而加強了解的關鍵是科學、客觀、具體、全面、及時、專業和精準的調査研究,這是工作上的基本功。」


梁振英:調査研究要接地氣、精準、具體


梁振英稱,調査研究要接地氣,要做得精準,做得具體,而且要累積力量,久久為功:「由於在近代我們大範圍走出去的歷史還短,我們應該承認:在外地做現場的調查研究確實是我們的短板。由於有些企業和單位在態度上不重視調查研究,或者在當地缺乏調查研究的支撑,出現的問題是比較突出的。」他舉例説,在某些國家,地方政府由反對黨掌權,反對黨的基本政治立場和經濟政策和中央政府相反,因此不能以為國與國之間關係友好,就正面判斷了所在地的政治條件:「又譬如説,當地工會、環保團體和主要媒體的基本取態和政府也有差別,因此我們除了硏究政府的法規政策,也要硏究當地的非政府組織的立場和影響力。」


基於上述原因,梁振英認為相關調查有幾個必要條件,包括調査研究要做得專門專業、要做得全面和要理性客觀。在專門專業方面,梁振英指「一帶一路」倡議範圍廣泛,涵蓋了政策、設施、貿易、資金和民心的互聯互通,因此有關「一帶一路」的調査研究需要大量的和不同領域的專家,需要有持之以恆的工作態度,更需要有開展在外地調研的基本能力。


研究要全面 也要理性客觀


而在做得全面方面,梁振英提醒要收集和參考冷數據,也需要感性認識;需要官方材料,也需要小道消息;需要建立數據,也需要更新數據和累積數據;需要服務經濟合作的需要,也不能忽略民心相通的需要。


至於在理性客觀方面,梁振英強調需要分析和總結成功案例,作為將來複製的根據;也需要分析和總結失敗和跌跌碰碰的案例,避免多交和重複交學費:「我們走出去要行穩致遠,就需要在所在地依法守法,並且以法律維護我們的合法權益,因此在國外發展和壯大我國法律專業隊伍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十分突出。在人數上不斷壯大法律隊伍的同時,也需要不斷提升水平和實力。」


專業法律服務對「走出去」非常重要


梁振英憶述,自己十幾年前應北方某省省長的邀請組團到當地訪問,該名省長說:「我們經常碰到外國政府和我們打國際貿易官司,本省懂英語的律師本來就不多,懂國際貿易法規的更沒有,難道我們要請外國律師為中國打官司嗎?」、「難道我們要請外國律師為中國打官司嗎?」梁振英自言對這句話特別深刻,亦令他認識到「大國重器」中必須要有涉外法律力量,要有強大的、系統的法律力量:「我們大概要有一個30年計劃,工作要從今天的大學生做起。」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倡議的鋪開,既是中國人的律師事務所的業務機會,也需要中國人的法律力量支撑;梁振英表示,這是中國人的律師事務所為國為民做貢獻的機會,中國律師是中國人走出國門的團隊中不可或缺的一員。另外,要補充目前中國在外地欠缺調查研究、諮詢和法律服務這個短板,大家就要充分利用民間的優勢和力量:「金杜是我國有最大影響力的律師事務所,也有較豐富的國際經驗,由金杜律師事務所成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與促進中心』可以說是當仁不讓。金杜在這方面的工作任重道遠,需要大家眾志成城地去做。」


梁振英希望,其他相關機構,包括在香港的機構,都能夠正視在國外做好調查研究和法律服務的重要性,共同為廣大的「一帶一路」持份者提供科學、客觀、具體、全面、及時、專業和精準的調査研究力量和法律服務,務求「共商」更有效率,「共建」更有效益,「共享」更有獲得感。


圖片來源:圈傳媒資料圖片

8
支持
7
好正
6
幾正
6
我鍾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