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到底是誰「縮」了?
到底是誰「縮」了?

做反對派難唔難?有冇咩技巧?廣男就覺得,呢個係兩睇嘅問題,作為反對派或者攬炒派,只要凡事都反對、或掉轉嚟講就得,唔難;但換個角度,將反對嘅嘢講到「合情合理」咁,又唔容易喎,好似《生果報》專欄作家李怡咁,今日佢就有篇文意指訂立咗「港區國安法」嘅中央「知衰」同「縮」,仲舉咗一啲例子;廣男真心想問下,到底依家係邊個縮呀?唔好將啲嘢掉轉嚟講就當係喎!
 
中央「知衰」、「縮沙」?
 
為免有咩誤會,廣男先喺度原文節錄李怡文章嘅部分內文:
 
DQ策略看來放下了。國安法除了剛出台那一天有點雷厲風行之勢,接下來也很少再祭出來執法。中港共儘管仍然嘴硬,但不能不說有點「知衰」。不使用DQ策略,硬選可能大敗。怎麼辦?藉口疫情來延期選舉,會是對策。
 
不過,天下圍攻之勢已經漸漸形成,「縮沙」太遲了。7月21日蓬佩奧在倫敦約見了羅冠聰,他說了甚麼儘管羅沒有引述,但羅跟他說,DQ候選人資格或取消選舉,都嚴重挑戰民主價值,呼籲國際社會採取強硬立場回應。因此,延期選舉,美國的制裁也不會延期。
 
對於李怡呢種似係「中央怕了、縮了」嘅講法,廣男首先想講「縮」嘅好似係攬炒派多啲喎。「港區國安法」立法,攬炒派「強」如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即刻宣布「收山」;頻頻搞事如戴耀廷,表示要減少「民主派初選」工作、專注學術;後生一輩如羅冠聰,即頭搭飛機去咗英國搞所謂國際戰線。講到「縮」,有邊個比得上攬炒派呢?
 
至於中央「縮沙」嘅講法,廣男想指出,第一「港區國安法」繼續生效,無變過;第二今日外交部已表示中方將考慮不承認BNO;第三,廣男執筆之時,就睇到中方通知美方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嘅消息。從以上事件或事例,廣男唔認為中央係縮,而係採取緊反制措施先真!
 
李怡可以身試法?
 
如果講到中央「縮」、「港區國安法」少執法,李怡與其派「定心丸」俾抗爭者,其實佢自己可以試下「以身試法」呢;不過,廣男相信李怡一定唔會咁做,攬炒派嘅「文膽」,一定係玩「精人出口,笨人出手」呢套,如果有人相信李怡覺得中央「縮」而繼續出嚟抗爭,結果大概只有一個,就係「送頭」被捕!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18
嬲爆
2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