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報章編輯,天生好事八卦被譏為「八賢王」,曾於帝都遊學數載,已過而立之年仍一事無成,每日為口奔馳但仍渴望能走到天涯海角。
作者其他博評
【諸行無常】種族歧視 燒通美國
【諸行無常】種族歧視 燒通美國

執筆之時,發生在美國的暴力示威已經蔓延至70多個城市,包括首度華盛頓在內,近40個城市實施宵禁;短短幾日,累計被捕人數超過4,100人。令人憂心的是,這種事態目前似乎未見平息跡象。追根溯源,這場幾乎席捲全美的「抗爭」,起因是發生在明尼蘇達州的一宗警員暴力導致疑犯死亡事件,然而,僅僅只是這麼「簡單」嗎?


如果疑犯是白人…


「我已經無法呼吸…求你不要殺我…媽媽,媽媽…」這是46歲的明尼蘇達州非裔黑人男子弗洛伊德留在人世的最後幾句話,不幸的是,這氣若游絲的哀嚎,沒有打動以全身之力透過膝頭壓向黑人頸部的白人警員,最終,弗洛伊德窒息而死。筆者知道,這世界沒有「如果」,但還是忍不住想問,如果警員面對的是白人疑犯,所有的事情會不會是另一種結局?


有此一問,是因為多年來,美國警察針對非裔人士使用過度武力甚至開槍射殺的事件一直頻繁發生。2014年,美國密蘇裡州,手無寸鐵的18歲非洲裔青年邁克爾·布朗遭白人警察連開6槍射殺;2015年,也是在明尼蘇達州,24歲非裔男子賈馬爾·克拉克在戴著手銬被制服的情況下,仍被警察開槍殺害…翻開美國警察的「暴力史」,這樣的慘劇還有許多,由此帶出的事實是,存在於美國執法領域的種族歧視、雙重標準由來已久,而且根深蒂固,尤其非裔的被捕率遠高於美國其他種族;筆者恰看到2019年的一篇官媒文章,透露全美至少有1,581個警察局,其非裔被捕率高於其他種族3倍。


筆者在想,隨著這種長期針對非裔種族(或者非白人族群)的不公執法持續到今天,那麼今次在美國多處爆發的暴力示威,與其說是一宗「警暴事件」引發的民怨,到不如說是一宗「執法事件」引爆了全美積壓已久的種族歧視問題,如今,民眾的怒火演變成「連城烽火」,一發不可收拾。


疫情死亡率最高是少數族裔


然而,針對非裔或是少數族裔的種族歧視,僅限於美國的執法領域嗎?恐怕不止!我們且把鏡頭焦點先轉一轉,在此次暴力衝突發生之前,外界所關注的是美國疫情防控的種種問題,大約四天前的一篇報道,指美國的確診人數已達169萬人,死亡人數更突破逾10萬人,是全球因疫中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而更不幸的是,在美國死亡率最高的,是少數族裔、貧窮人口和基層族群。


筆者看相關報道,紐約市政府健康部門的數據顯示,當地的貧富差距令各區死亡率最多可相差15倍之多,其中黑人、拉丁裔、西班牙裔的聚居地,更是重災區;又例如在芝加哥,儘管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黑人,但死於新冠肺炎的人有三分之二都是黑人。


長期存在的深層次問題


說到這裡,大家或許應該想,當生活在美國的非白人種族所面對的種種歧視、不公,不僅僅存在於執法領域,而是可能遍及生活的方方面面、諸多領域時,再來審視眼下這場蔓延全美的騷亂,或許會發現,很多事情都是事出有因、有跡可循的。一宗暴力事件,引爆的卻是長期以來的深層次矛盾。筆者想說,如果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不能有效舒緩、解決,就算今次事件平息,難保時過境遷,又會有「下一次」。


每每提到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筆者總是不禁想起,許多人追求的「美國夢」中,所描述的「權利與平等」,也總是聯想到根植於「美國夢」之中,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個夢》,但時至今日,殘酷的現時又似乎總是在提醒世人,這些美好的「夢」依然遙不可及。


原圖:新華社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7
令人傷心
2
點算呀
2
好慘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