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報章港聞版編輯,愛聽前線記者說故事,更愛分析新聞背後的故事。深信凡事都有兩面,認為作為評論人,有責任提出適切的觀點與角度,讓讀者正面思考。
作者其他博評
【秉文觀新】黑暴演練「攬炒」
【秉文觀新】黑暴演練「攬炒」

上周六,香港又經歷一個「黑色周末」。黑暴暴徒以紀念「7.21事件」為名,在元朗西鐵站及又新街一帶大肆堵路、縱火、掟疑似汽油彈;一眾「縱暴」盲反派議員,如元朗區議會主席黃偉賢、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及許智峯等都有現身衝突現場,其間黃偉賢更被警方拘捕。筆者認為,目前香港除了要面對新冠肺炎疫情以外,黑暴行動就是最大威脅,若暴亂持續不休,恐怕全港將會「玩完」。恰巧筆者剛在《信報》讀到作者金箴一篇題為《演練「攬炒」》的評論文章,正好反映香港面對雙重打擊下,黑暴還在「演練攬炒」。


上周六元朗又發生一場「似曾相識」的暴亂,當晚8時左右,一批反政府示威者在又新街一帶遊走、叫口號,其後暴徒「例牌」以人群作掩護,在附近的馬路放紙皮點火作路障,在鳳琴街亦有暴徒掟疑似汽油彈縱火,當防暴警員到場阻止後,盲反派議員許智峯和鄺俊宇以「觀察警員執法」為由,手持大聲公不斷叫囂,不是叫停黑衣暴徒,是呼籲執法的警方「冷靜」。另外,約晚上9時,警員在元朗巴士總站附近截停兩男三女搜查,其中一人為元朗區議會主席黃偉賢,他疑因不合作,遭警員多次口頭警告無效後被拘捕。在「縱暴」政客及暴徒的「夾攻」下,元朗又再次被黑色恐怖籠罩。


暴力病毒 + 政治病毒


筆者要指出,對於黑暴行動帶來的破壞及影響,大家可能不再陌生;元朗黑夜,暴亂一方面破壞社會秩序,但疫情之下,恐怕還極有機會造成社區傳播病毒的風險,香港有今日,筆者認為,就是因為有一批暴力病毒呈陽性的暴徒,以及一批政治病毒呈陽性的縱暴派。雖然目前香港不是疫情「重災區」,但就肯定是黑暴「重疫區」,無他!因為這些人的目的,就是要香港攬炒、陪葬,而一次又一次的“借題發揮”、各種抗爭,正如金箴的文章所言,是攬炒的演練!


一篇文章的啟示


說到這裡,筆者不妨引述文中一些,說不定能給大家一些啟示,例如:這「寧靜」境況不正是本土民粹主義者心中所期盼的嗎?沒有財大氣粗的外來人喧嘩,街道上、地鐵站不再擠迫,何等痛快!他們或許不care企業拉閘倒閉,親朋戚友面對減薪、停薪甚至失業,既然大家已不期然進入「被攬炒」狀態,就全城先從今回合體會一下是什麼一回事,然後為日後仍有人堅持自製「攬炒」作好準備。


又例如文章以17年前的沙士一役和如今作比較,提到:17年前沙士一役,令香港百業凋零, 但當時中國及世界其他國家未受太大影響,尚有外力可援引支持本地經濟復甦。17年後的今天,香港社會雖在疫情方面應對不差……連最基本的口罩也全面不足,環球經濟前景不妙已寫在牆上。…若本土派仍死心不息,誓要「攬炒」香港,不難啊!趁地球病了,隨時炒得更甘更徹底。


圖片來源:中通社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18
嬲爆
1
超無奈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