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作者其他博評
【鐵筆錚錚】生命之光與仇恨之火
【鐵筆錚錚】生命之光與仇恨之火

前陣子香港部分醫護搞罷工,讓不少人認識了一個名字,叫南丁格爾;知道有一種醫護精神,叫「南丁格爾誓言」。但大家又是否知道,這位醫護先驅還有一個別名,叫「提燈女士」 (The Lady with the Lamp)?這別名,源於克里米亞戰爭時,南丁格爾在最危險的前線、最環境惡劣的病房,每夜提燈巡視、救死扶傷。那盞燈,為許多瀕臨絕境的病患點亮生命之光。

 

點亮生命的提燈者

 

這生命之光,經過了160多年的傳承,傳到那些心懷醫者大愛的人手裡,在今天這場對抗新型肺炎的戰場上,依然生生不息。我們看到,香港湖北社團總會會長、武漢亞心總醫院董事長謝俊明在疫情蔓延之初,就毅然從香港「逆行」趕赴武漢,「我要在前線支持他們(醫護)」。在謝俊明的精心安排下,早前在武漢染疫垂危的港人患者,現在已經化險為夷。謝俊明說,「疫情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抗擊疫情,武漢並不孤單!」

 

我們還看到,深圳港大醫院院長、香港肝臟科權威盧寵茂教授,透過視像電話得知武漢情勢危急後,當機立斷準備帶隊北上武漢、馳援最前線,與他同行的,還有包括12名香港醫護在內的醫療團隊。深圳港大醫院助理院長樊敬文日前還透露,除了人員到,亦正計劃把藥物及口罩等物資運送往當地。此外,還有立法會議員鄭泳舜,執筆之時他已飛抵日本,準備幫助滯留「鑽石公主號」郵輪上的港人,他帶去的,還有一批物資、藥物及日用品。

 

謝俊明、盧寵茂、鄭泳舜…以至無數我們不知道姓名的「逆行」醫護,他們都是這場戰疫中的「提燈者」,為困境中的人們燃起一盞光。但另一邊廂,當不斷有「提燈者們」出心出力,當全城最需要摒棄對立、齊心抗疫的當下,卻仍然有人不是宣揚愛、而是散播恨。

 

有人宣揚愛 有人散播恨

 

當政府決定啟用18間「肺炎診所」以減低社區傳播機會時,竟有黑暴接二連三破壞這些服務社區的普通科門診診所,其中大埔賽馬會診所在上周六(15/2)更懷疑被人投擲汽油彈,這些暴徒手中握的、心中燒的,是阻延抗疫的仇恨之火;還有醫者出身的立法會議員,在未經全面了解下,就斷言警方「囤積大量口罩及其他防護用品」,以此抹黑、醜化警隊。當政治目的遮蔽了原本應有的醫者仁心,他的言行,也是在煽動仇恨之火。

 

病毒不可怕,因為還有為人們點亮希望、守護生命的提燈者;也許,「走火入魔」的人性,比頑疫更可怕,因為它就是要同歸於盡!筆者還是那句話,無論「黃藍」,如今救人才是良知。能消滅病毒、照亮前路的,是生命之光,而不是仇恨之火。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14
好正
1
嬲爆
3
令人傷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