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為一己訴求 病人福祉皆可拋?
為一己訴求 病人福祉皆可拋?

由「醫管局員工陣線」(下簡稱「陣線」)發動嘅罷工今日進入第三日。同一眾其他反政府政客一樣,喺「陣線」口中,總之依家香港防疫工作有咩「問題」,統統都係「政府責任」。就好似噚日「陣線」副主席羅卓堯對住傳媒大講罷工「理由」,仲「援引」東區醫院一名需要插喉嘅產婦(目前為新型肺炎懷疑個案)瞞報外遊史嘅事件,話依家成個深切治療部「人心惶惶」、「醫護恐慌」,又係因為冇「全面封關」,所以政府要「負上最大責任」。囍雨想問,「病人瞞報」都要賴落政府身上?如果咁都可以成為罷工、做逃兵嘅藉口,咁照呢個邏輯延伸落去,以後豈不是只要面對「類似情況」,醫護都可以隨時搞罷工、搞要挾?


不惜犧牲嬰兒、癌患福祉?


囍雨睇新聞,噚日當「陣線」不斷宣傳有「幾千幾百」醫護參與罷工嘅「成績」時,醫管局證實,罷工行動令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約一半護士缺勤,腫瘤科(癌症病人)更加有超過一半放射治療師缺勤。囍雨估計,呢種情況可能只係一小部分。但一問到罷工會否「升級」?會否呼籲啲人手嚴重短缺嘅「重要崗位」暫緩罷工,「陣線」主席余慧明對住傳媒就含糊其辭,一時話「睇政府點回應」,一時又話「罷工仍然繼續緊」、「行動係會員意願」云云,總之又係果句:政府責任。囍雨認為大家應該反問一句,「陣線」喺呢個時候,因為一己訴求「未滿足」就搞罷工,佢哋對市民、對病患、以至對成個防疫工作,又有冇責任呢?


囍雨就話,先唔講依家有冇疫情,既然做得醫護呢一行,首要考慮就係病人福祉為先;無論咩崗位,都根本唔應該以罷工嘅方式去「表達訴求」。尤其係大家要睇到,依家嘅客觀情況,就係因為醫護罷工而受到嚴重影響嘅好多崗位,例如急診、重症、新生嬰兒ICU等,本身都係提供好緊急、好重要醫治服務嘅部門。呢啲部門收治嘅病患,可能係剛剛出世就命懸一線嘅嬰兒,可能係通過治療仲有機會生存落去嘅癌症病人,佢哋唔係「冇得醫、唔使醫」,但就可能隨時「冇命等」,囍雨想問果班罷工嘅醫護,係咪因為有不滿、有訴求,就要犧牲呢啲嬰兒、癌症病患嘅福祉?甚至剝奪佢哋生存落去嘅機會同權利?


請尊重生命!


另一方面,香港醫療系統本身就人手緊缺,更何況疫情當前,愈加捉襟見肘,呢個時候咁多醫護仲要罷工,咁果啲堅守崗位嘅醫護,又有邊個可以「撐住」佢哋?又或者,當佢哋日以繼夜連續工作,一旦忙中出錯,係咪又係「政府責任」、「罷工冇責任」?!囍雨明白,依家如果要同班罷工搞手講任何宣言、誓詞,佢哋可能都已經無動於衷,囍雨都仍然想講,就算你哋唔滿意政府、唔尊重自己嘅職責,但起碼,可否尊重下生命?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3
點算呀
9
嬲爆
1
好慘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