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公民抗命」的代價?
「公民抗命」的代價?

「佔中糾察長」郭紹傑之前喺日本東京靖國神社外燒「戰犯神主牌」道具被拘捕,還柙咗足足10個月,直至上個月中先獲釋返到香港;近日郭紹傑同《生果報》做咗個訪問,話自己唔恨日本人,仲分享咗坐監嗰陣嘅辛酸經歷,話自己十個月無煙食,身體仲出咗問題,雙腳有萎縮情況、記憶力稍退云云。廣男見到都覺得有啲慘,喺日本就咁燒「個牌」就無咗十個月嘅自由,對比之下,唔知郭紹傑覺唔覺香港真係「自由」好多呢?


日本坐牢 身心受損


喺報道入面,郭紹傑就話自己都無諗過要坐咁耐監,仲要唔俾佢保釋,佢仲形容喺拘置所(監獄)受到「軍事式」拘禁,因為佢係「重犯」所以要單獨囚禁,裏面不見天日,與世隔絕,而且去到星期六、日只可以坐喺監倉裏面,連企起身都唔俾;由於佢無得做運動、又長時間要跪坐,佢話隻腳出現萎縮、關節嚴重磨損、肌肉繃緊,仲批評日本監獄「好唔人道」,佢唔單止身體上受損,連精神都受到創傷咁話喎。廣男就覺得,似乎郭紹傑都幾不滿日本監倉嘅生活,不過佢係去坐監,又唔係渡假,難受始終都「在所難免」。


盲反派遺棄 咎由自取


單憑郭紹傑一面之詞,所謂日本監獄「唔人道」嘅指控,廣男就唔評論啦,但係成件事講到底,都係因為郭紹傑犯法在先。其實,係咪因為郭紹傑俾香港「寵慣」咗,就以為去到邊個地方都可以咁free?可以任你為所欲為,去示威、燒道具都「無後果」?咁郭紹傑未免太過天真啦,照搬香港嗰套去外國咪出哂事囉!咁就無咗十個月時間,無得陪伴家人,搞到個身體差咗,仲要日日擔驚受怕,唔知法庭會點樣判決,會坐多幾耐監,嗰種精神壓力都應該會幾大,就連盲反派中人都唔係太多人願意聲援佢,好似被遺棄咗一樣,但係廣男都係嗰句,一切都係佢咎由自取!


睇完郭紹傑嘅「故事」之後,廣男突然間忽發奇想,如果郭紹傑無喺2014違法佔中期間做佔領區嘅「糾察長」,冇俾「違法達義」歪風影響得咁深,唔知佢仲會唔會去日本「公民抗命」,搞到自己一身蟻,落得如此下場呢?不過好可惜,歷史係無如果,發生就係發生咗,大家都應該以郭紹傑作為警惕,無論係咩地方都唔應該以身試法,否則只會令自己抱憾終生!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72
無計啦
56
超無奈
66
無意見

評論

  • 馮健新
    馮健新
    4月前
    0 回應
    郭先生是一名嚴重失職的公務員,更是一面照妖鏡。從他身上便可以睇到政府是如何的無能。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