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報章港聞版編輯,愛聽前線記者說故事,更愛分析新聞背後的故事。深信凡事都有兩面,認為作為評論人,有責任提出適切的觀點與角度,讓讀者正面思考。
作者其他博評
【秉文觀新】李怡將「私了」推到極致
【秉文觀新】李怡將「私了」推到極致

近月暴徒不斷將暴力升級,幾乎達到恐襲級別,但盲反派政客、媒體一直避談暴徒暴力問題,只是為暴力、「私了」行為背書,一句「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將暴力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今日《生果報》評論員李怡更將暴力行為推到極致,引述網上言論稱要暴警「全家上下二十四小時千萬不要有一分鐘落單,否則不要怪我們不留手」,如是說,即若有警員、警員家人「落單」,就隨時要預備被「私了」?這是否公然恐嚇?


舞文弄墨最可怕


筆者認為,玩弄文字、蠱惑人心的人,往往比暴徒更加可怕,就如李怡,經常利用不同歪理為暴力、「私了」行為開脫,變相鼓勵人施暴、「私了」,搞亂香港。在今日題為〈暴政催生民間暴力〉的文章,李怡首先「引用」數字,意指「暴民是暴政催生」,然後筆鋒一轉,就指「私了」有文明與暴力之分,暴力的「私了」,「就如早前網上的《抗爭者立場聲明》所說,要暴警『全家上下二十四小時千萬不要有一分鐘落單,否則不要怪我們不留手』」,言下之意,是想借網上言論,合理化任何「私了」警察、警察家人的暴力行為嗎?


儒家嘅「大復仇」精神


更恐怖的地方在於,李怡為了「證成」自己的說法,竟借用埋《禮記》指「父之仇弗與共戴天,兄弟之仇反兵,交遊之仇不同國」,稱這是儒家所倡道的「大復仇」精神;又稱「有學者」解釋「如果國家的立法、司法、行政都不公平,近乎邪惡,那麼私人復仇就是約束邪惡的必要條件,就是對正義的必要補充」。私人復仇能約束邪惡?是對正義的必要補充?李怡借用所謂「學者」的說法,不單止係為暴徒開脫,簡直是鼓勵啲暴徒繼續用暴力、私刑對徒他人;利用知識、文字煽動仇恨、暴力,乃活脫脫的斯文敗類!再者,如今教師、師長被不禮貌對待,被粗暴包圍、粗口辱罵、當面撒溪錢等等,又是否符合儒家精神呢?教人暴動、對付自己的國家,難道又是儒家精神?


李怡鼓勵「私了」的言論,反對暴力的人,看下去必會極度反感,但支持示威者、激進示威者甚至暴徒的人士,如果對李怡論述信以為真,那麼後果就不堪設想,每逢暴徒見到警察、政見不同人士,就「私了」他,甚至「謀殺」他;如果是警察家人又如何?對不起,在李怡以至其他極端分子的立場,他們都不是「無辜」的。現在示威、參與暴動人數開始減少,但暴徒手法越來越激,大家要「多謝」誰?當然要「多謝」《生果報》日日撥火,不斷為暴力行動保持「溫度」吧! 


原圖:RTHK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https://www.speakout.hk/app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