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旅客警員被圍毆 《生果報》當睇唔到?
旅客警員被圍毆 《生果報》當睇唔到?

噚日喺機場發生嘅暴力事件,可以話係令人側目,有內地旅客、記者被禁錮、毆打,有暴徒甚至連執法當中嘅警察都圍毆,完全係無法無天;發生咗嚴重暴力事件,正常嘅香港人、香港媒體,都應該對暴徒暴行予以最強烈嘅譴責,但唔知點解,《生果報》好似完全「見唔到」有人打旅客、打警察咁,單方面聲稱示威者被打到「頭破血流」。偏頗到呢個地步,到底《生果報》有無傳媒道德,抑或已經化身為暴徒最大嘅「消毒機器」!


睇下《生果報》講啲乜


任何有留意到噚晚新聞嘅人,都應該睇到內地旅客、記者及警察被毆打,前者仲要俾人禁錮、「虐待」咗幾粒鐘,但《生果報》點講呢,囍雨原文節錄俾大家睇下:


「集會人士檢查其手機,發現這名內地男被攔截時,被『踢出』一個WeChat群組,在場人士認為他有可疑,一度用索帶綁住其雙手不准離開,他亦被人淋水。」


「內地男其後報稱不適暈倒,救護員到場將他送上擔架床並戴上氧氣罩,但在場人士阻止該名男子離開。」


同理,好多人都從新聞或者網上片段睇到警察執法俾暴徒圍毆,《生果報》又點講呢?大家可以睇睇:


「此時有另一群防暴警員仍在客運大樓近正門出入口位置,與示威者爆發衝突,並施放胡椒噴霧,一名警員更一度拔出佩槍指向市民。擾攘15分鐘後,晚上約11時半速龍小隊增援,示威者與防暴警在機場客運大樓門外發生衝突,有示威者被打到頭破血流,多名示威者被帶走。」


完全對暴力視而不見


囍雨就覺得,《生果報》真心「好波」,記者、編輯、編採中層以至管理層好似完全「唔覺」暴徒禁錮、恐嚇甚至打人,將件事輕描淡寫講到有人被懷疑係警員、內地公安,所以「被人淋水」;至於被圍毆嘅警察呢?對唔住,《生果報》好似剩係「睇到」警察舉槍(佢嘅影片則話暴徒係「救人」),囍雨真心懷疑,「到底我睇咗啲咩呀?」《生果報》要幫暴徒「消毒」,呢啲係人所共知嘅事,但接二連三發生暴力事件,佢哋唔係當「完全睇唔到」呀?


仲有一點,明明呢兩日機場俾暴徒搞到立立亂,數百航班要取消,唔少旅客都對此非常不滿;但編採技巧「極高」嘅《生果報》,竟然仲可以用〈遊客無懼白色恐怖 繪出最美機場〉為題報道,指有外國滯留旅客無埋怨暴徒,仲稱「很多國家的人民都不敢為爭取自己應有的自由和權利而發聲,但他們卻如此勇敢」。打旅客、記者及警察,《生果報》當無發生過;旅客受阻、不滿,《生果報》就整隻諸如「旅客不埋怨 讚示威者勇敢」嘅故仔,論顛倒是非,真係俗世中不知邊個俾《生果報》「高」!


原圖:文匯報
193
嬲爆
36
超無奈
2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