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報章編輯,天生好事八卦被譏為「八賢王」,曾於帝都遊學數載,已過而立之年仍一事無成,每日為口奔馳但仍渴望能走到天涯海角。
作者其他博評
【諸行無常】暴徒惡行 人神共憤
【諸行無常】暴徒惡行 人神共憤

「這已經不是示威了,只有更加升級的暴力,已經超越了所有的示威行為!」說出這句話的,是一位昨天在機場採訪、名叫Richard Scotford的外國記者。一群暴徒昨天在機場圍毆、禁錮來自深圳的男子時,Richard先生恰在現場採訪,但見識過暴徒的殘忍之後,他憤怒了,於是挺身而出嘗試保護被虐者,並在事後面對傳媒說出了自己親歷一切後的真實想法。事實上,同樣感到憤怒的還有許多人,包括被困機場的旅客、目睹暴行的市民。


「即使對戰俘也不是這樣的」


Richard先生面對傳媒時坦承,他一向是「理解示威者」的,但親眼見到這些「示威者」只是因為「懷疑對方是敵人」就大動私刑,禁錮、虐打之後,他非常明確的指出,「不能再說這些是示威了,(因為)只有純粹的暴力」;他描述暴徒施暴的一刻,「太多人在踢他(男旅客),不是一兩個人,而是上百人、不停地踢,用棍子打」,Richard直言暴徒行為如同謀殺,他慨嘆到「即使是戰爭,對待戰俘都是尊重、而不會是這樣的!」


澳洲客:實際上警方非常克制


或許大家都有印象,最初一群「示威者」揚言去機場搞「和理非」示威,目的是要讓來港的遊客「了解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說的直白些,是要向外地人「宣傳」港府、警方如何「濫權、濫暴」。但發展至今,大家親眼所見,其實最「濫暴」的正是這群以「示威」為名的暴徒;大家必須問一句,他們所宣揚的又有幾多是事實呢?一位原籍澳洲、來港做生意的商人就直接反斥暴徒:「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事實上並不是中國內地讓香港變得糟糕,而是因為你們這群人的所作所為!」此言一出,即刻引起暴徒不滿,反問他可有見到「警察以催淚彈、橡膠子彈打擊示威者」,豈料這位外國人義正言辭地反擊說,「實際上我認為警方非常克制,但你們到處去扔石頭、扔燃燒彈難道是正確的嗎?」


港人:示威者「惡過黑社會」


憤怒的不只是外國人,現在已經越來越多港人對所謂的示威大感不滿。港人劉先生就直言,示威者「惡過黑社會」、似乎現時的香港就是「誰大誰惡誰正確」;另一位同是姓劉、長年在國外生活的港人就以「可悲」形容現在的香港,直斥示威者「猶如政變」、「你試試在美國、加拿大(搞事),一定馬上出軍隊」。


看完這些親歷者的反應,筆者感受到的是他們對示威活動、示威者的厭惡與反感。坦白講,香港社會一向有表達的自由,港人亦有示威的權利,但當所謂的示威演變成純粹的暴力、綁架廣大市民的自由權益、損害香港聲譽甚至連進出香港的客人都深受其害時,就已經超越了「示威」乃至法律所容忍的範疇,尤其是現在又有一群暴徒殘忍虐待他人,種種暴行可謂人神共憤!大家見到,無論是香港人還是外國人;無論是商人還是記者,都已經「看不過眼」,要義正言辭的反擊「示威者」。


筆者想指出的是,當一群所謂的「示威者」口口聲聲把政府、警方演繹成「敵人」時,大家應該反思,現在要與香港以至全中國「為敵」的究竟是什麼人?對香港最大的威脅又是什麼?相信心清眼亮的市民心中自有答案。


原圖:文匯報

5
點算呀
19
嬲爆
3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