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報章編輯,天生好事八卦被譏為「八賢王」,曾於帝都遊學數載,已過而立之年仍一事無成,每日為口奔馳但仍渴望能走到天涯海角。
作者其他博評
【諸行無常】《生果報》英雄化暴徒?
【諸行無常】《生果報》英雄化暴徒?

反修例風波繼續升溫,坊間近期流傳着不少「義士故事」,尤其是《生果報》,更是非常「熱衷」訪問示威者甚至暴徒,試圖利用他們的「第一身」故事繼續煽情;就在昨天,《生果報》就有一篇題為〈地產經紀 法律女生 勇武,只為保護心中所愛〉的報道,訪問了兩個「義士」,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表示要「站出來」,甚至要「勇武」。但筆者在思考的是,如果他們日後真的被拘捕,是否依然如此「大無畏」?《生果報》不斷美化、英雄化暴徒,又意欲何為呢?

 

出真槍都要站出來?

 

《生果報》訪問的兩名「義士」,一個在投入抗爭前做地產經紀,化名M仔;另一名讀法律系的女生化名熙智。前者「勇武」的程度,甚至已經發展到「衝在前線」襲擊警察,後者則不時在前線充當「淋熄催淚彈」的角色。值得留意的是,M仔已經言明就算警察出「真槍實彈」都會「走」出來,就算被捕也一樣;而熙智就稱,「勇武」就是親身出來,去「保護」身邊所愛的人,還自稱已經有「犧牲準備」。對於這些「義士」心聲,筆者並不知道它能代表多少示威者甚至暴徒,但有朝一日若他們真的被捕、被告,是不是仍會如此「樂觀、無畏」,準備好「犧牲」呢?

 

讀完兩位「勇武義士」的故事,筆者的第一觀感是,《生果報》筆下的主角似乎都是為了「抗爭」、不怕被抓不怕死的「新生代英雄」,但問題是,為何《生果報》在這個階段還要「英雄化」一群示威者甚至暴徒呢?這做法對年輕人又會有什麼好處?對緩和香港眼下的亂局有什麼作用?筆者必須指出,無論這群年輕人有多麼「無畏無懼」,那是他們自己的事,但是不是為了所謂「理想」,就一定要用犯法的手段?要靠破壞、暴力、顛覆去達成呢?

 

要「以死相拼」

 

筆者的另一個感觸和思考是,當年輕人的「抗爭故事」都被演繹成「以死相拼」的英雄事蹟時,大家必須問,我們所身處的這個社會到底缺少了什麼呢?筆者發現,現在社會上一些媒體、政客都在宣揚「只有暴政」;「勇武義士」的故事或許也是為了反襯、凸顯這一論調,但筆者實在希望年輕人可以靜一靜、想一想,這個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真的如一些盲反媒體、政客所形容得這般「不堪」嗎?是否有必要去破壞他?甚至不惜影響其他大多數的市民?大家也要問問自己,雖說口中說得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但如果真的有一天被捕被告,這些示威者要付出代價恐怕會比想像中多得多,是不是非要用「過界」的方式手段去「抗爭」呢?

 

除了《生果報》,現在社會上還有不少政客都在包裝、美化類似的「英雄故事」,但請廣大市民都能看清楚,這樣的「包裝」都只不過是推一群年輕人上前線、當炮灰的伎倆,請不要再這樣去傷害我們的年輕人了!


原圖:鳳凰網

 

38
嬲爆
7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