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李怡要「革命」?
李怡要「革命」?

近日香港立立亂,一班激進示威者行動不斷升級,發展到噚日,甚至去到多間警署縱火,萬一發生人命傷亡,涉事暴徒分分鐘要背上「殺人放火」嘅罪名;講真,正常人見到依家嘅暴力衝突,都應該知道各方人馬應該收手,停一停、諗一諗,但偏偏一啲別有用心嘅人,依然繼續鼓吹抗爭,甚至講到「革命」有理咁款,其中一個,就係出咗名反中亂港嘅《生果報》評論員李怡,今日佢有篇文講到「革命」唔一定流血云云,睇到廣男眼都凸埋。廣男真係想問一句,李怡所講嘅「革命」,到底具體內容係咩呢?係咪先要好似佢「老闆」黎智英話為美國而戰,仲估計香港要重演六四事件?


關於「革命」的歪理


今日李怡喺《生果報》有一篇題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內容除咗一貫地反政府之外,廣男特別留意到佢提到「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作為《生果報》寫手,李怡當然有佢一套詮釋「革命」嘅手法,例如佢講到「時代革命」嘅時候,就話「革命的定義就是尋求根本性的改變。革命不一定是改朝換代,不一定是暴力與流血」,例如工業革命、技術革命,仲話香港嘅「時代革命」係要將中央「徹底破壞了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作根本性的改變」。睇到呢度,大家諗到啲咩?


當李怡為喺度同大家講解「革命」,甚至話「辛亥革命」實際上暴力同流血都「不多」嘅時候,好似話俾人聽「革命」唔一定流血,或者唔駛流「好多血」咁;但廣男質疑,依家每次集會、示威同堵路,幾乎都出現流血事件,李怡要流血要咩程度,先覺得係流血多呢?係咪要去到戰爭程度,以萬計人受傷甚至死亡,佢先覺得「啲血算係多」喇?當每次示威、集會都流血,而李怡仲喺度講呢啲嘢,實在係涼薄!


李怡想造反?


至於李怡稱「香港的『時代革命』,就是要把被中共港共徹底破壞了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作根本性的改變」,廣男覺得仲奇怪,先不論佢詆譭「一國兩制」,佢話「時代革命」係要作出「根本性改變」,係咩意思?係要所謂嘅「雙真普選」,定有其他意思?所謂嘅「根本性改變」,唔係想講「港獨」呀?李怡講啲唔講啲,好難令人唔覺得佢係支持造反囉!


曾發表「報應」、「自作孽」同「天譴」論,對中國人離世「幸災樂禍」嘅李怡,佢有幾「反中」大家都知道,但廣男必須指出,依家咁多年輕人出嚟抗爭、受傷、被捕、被告,好心李怡就唔好再鼓動啲人啦。一句到尾,佢係咪想有更多流血事件出現先? 


原圖:RTHK
21
嬲爆
4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