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示威者聽到「暴動罪」,為何要哭?
示威者聽到「暴動罪」,為何要哭?

四十幾個示威者被警方以「暴動罪」落案起訴之後,廣男呢幾日喺唔同渠道都聽聞唔少關於呢班示威者嘅故事。之前就有行家朋友向廣男分享咗一位警察入屋拉人時嘅內心感觸;今日廣男自己聽電台節目,又聽到一個被捕示威者、民間人權陣線前召集人楊政賢喺羈留室嘅親身經歷,係關於一班示威者得悉自己被控以暴動罪果一刻時嘅真實反應。兩個故事,講述者身份唔同、角色唔同,但留畀廣男嘅就係同樣嘅心痛與唏噓。


以為蒙面示威不會被捕


話說7月28日,警方喺國金中心對出嘅天橋以「阻差辦公罪」拘捕楊政賢,佢同一班當日被捕嘅示威者喺警署被拘留咗四十幾個鐘頭;楊政賢講到,拘留期間無人諗過會被控暴動罪,可能有人仲以為自己係被告「非法集結」、「阻差辦公」之類嘅罪名。點知一個被警察帶走嘅示威者返到羈留室之後,講咗一句「暴動(罪)」,喺果一刻,成個羈留室嘅人都靜默咗,跟住又聽到「隔離倉有人喊,大家非常恐慌」,好多人都唔知點同屋企人、同公司交代,又驚生活被打亂、唔知點算好。廣男真係好想知道,喺果一刻,呢班被捕者會唔會喺心裡面同自己講一句:如果早知……


可惜呢個世界從來都無「後悔藥」。聽完個故事,廣男就覺得,呢班後生仔女可能大部分人當初都心存僥倖,以為戴咗面罩就冇人認得、唔會被拉,又或者以為出嚟「行行企企」就冇事。但一講到干犯暴動罪,原來佢哋又並唔係自己想像中咁「無畏無懼」,之但係依家先嚟識驚,又會唔會太遲呢?好明顯大家都心知肚明暴動罪唔係「小嘢」,一旦罪成隨時坐夠十年八年。廣男真係忍唔住要問一句,既然明知後果會好嚴重、明明自己都驚,點解仲要去犯法呢?


還要繼續犯法抗爭?


呢班人日後會點,廣男真係唔知,但幾乎可以肯定嘅係,佢哋嘅家庭、人生都從此蒙上陰影、將經受一段漫長嘅惶恐煎熬。講到呢度,大家係咪應該反思下,當依家越來越多人犯法、被捕,甚至連佢哋自己都驚面對法律責任嘅時候,係咪仲要去違法、暴力、搞所謂嘅武力抗爭呢?活生生嘅教訓仲唔夠多咩?廣男更加想問下果班推人做爛頭卒嘅政客同傳媒,當你哋睇住一個又一個可能有大好前途嘅年輕人,因為犯法而斷送前程,良心過意得去咩?


執筆之時,廣男諗起噚日當一班被告提堂時,又有一批示威者去到法院門口搞所謂「聲援」,佢哋拍打、圍堵警車,又做出一啲激進違法行為;之前又有人為咗要求「放人」去圍警署、打警察,廣男真係要問句:呢啲行為係犯法,收手啦!依家已經有一班人因為涉嫌違法而坐上被告席;其他人係咪要等到「他朝君體也相同」時先嚟識驚、先嚟大喊一場呢?


原圖:大公報

41
點算呀
98
令人傷心
55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