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盲反派與暴力「同行」?
盲反派與暴力「同行」?

日前示威者喺沙田搞遊行,之後「例牌」變成暴力流血衝突,喺示威者先佔領、襲警嘅情況下,建制派同政府當然要譴責暴力,而凡事與政府相反嘅盲反派,就繼續支持示威者,開記者會譴責警方。有趣嘅係,當有記者提到有示威者用鐵通、遮等襲擊警方,問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有咩感覺,同埋會唔會同呢啲暴力行為切割嘅時候,毛孟靜就表明佢哋唔會割席。言下之意,係咪盲反派要與暴力「同行」呢?以前佢哋堅守開嘅反暴力原則,係咪已經煙消雲散?

 

看不見示威者暴力?

 

面對記者嘅尖銳提問,毛孟靜似乎答得「理直氣壯」,除咗表明唔會割席之外,仲話冇人會喜歡睇到暴力畫面,但係日前佢哋所睇到嘅「困獸鬥」,係全港市民「公道自在人心」云云。言下之意,毛孟靜以至盲反派除咗唔願意同示威者嘅暴力行為劃清界線之外,亦係想將矛頭指向警方。

 

囍雨就覺得,如果要講喺沙田發生嘅暴力流血衝突,大家都應該睇清楚事件嘅前因後果,喺遊行期間,遊行人士同示威者的確係和平嘅,但當遊行人士同示威者行到去沙田市中心一帶時,已經有人開始去佔領路面,之後警方行經某商場下面時,啲示威者已經開始掟嘢,據報仲包括磚頭(喺度要強調,高空掟磚,可以掟死人),之後喺商場入面警察被圍毆倒地、被咬斷手指等,相信唔駛囍雨講大家都知道。發生以上暴力行為,盲反派依然唔批評示威者,而將矛頭指向警方,呢個係咪合理?係咪潮流興「不割席」,所以一定要包庇暴力?

 

「和理非」成包庇暴力黨

 

如果你問囍雨,囍雨就覺得依家所有盲反派政黨、政客,已經稱唔上「和理非」陣營,而係全部都變成「包庇暴力」陣營,警察追捕違法示威者,係警察濫用暴力;警察俾人打,佢哋可以歪曲事實講到「錯在警方」咁款。尤其甚者,近日喺違法堵路、佔領嘅場面當中,大家都睇到好多盲反派議員嘅身影,當中包括民主黨、公民黨嘅所謂「和理非」議員,呢啲簡直就係助長暴力嘅幫兇,正正係因為佢哋嘅支持,啲示威者個膽先越嚟越大!

 

喺呢度,囍雨認為大家唔單止要譴責暴力,仲要譴責一直喺度包庇、助長暴力行為嘅盲反派政客;講得白啲,呢班人根本就係等人衝,然後衝出嚟抽水、攞光環,咁樣做仲有無道德良心?

 

原圖: 文匯報

21
嬲爆
3
超無奈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