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低俗的盲反派
低俗的盲反派

為拉倒《逃犯條例》修訂,盲反派可以話係咩招數都出盡,議會內搶嘢、衝擊、推撞,議會外又有一班政客飛去美國、德國「告洋狀」,搞到反對修例好似係一個「全球行動」咁;廣男留意到,除咗民主黨主席、立法會議員胡志偉用侮辱性言論鬧特首林鄭月娥畀平等機會委員會話佢「言論不恰當」、「有違性男女平等」外,有個別盲反派人士同網民為咗攻擊建制派人士,就「惡搞」建制派議員嘅相片,當中有侮辱女性嘅,亦有歧視成分嘅。盲反派為咗抹黑對手,連尊重、人性都可以擺埋一邊,香港如果要靠呢班人爭取、守護民主,都咪話唔大鑊!


嬰兒都唔放過


日前立法會議員容海恩到盲反派嘅「假會議」度舉牌,上面寫住「這個不是會議」,一班黑心網民就「惡搞」相關圖片,當中最過分嘅,竟然用上暗示容海恩係「妓女」嘅惡搞文字,網上面甚至連容海恩嘅初生女兒都侮辱,涼薄到一個點,可以話係連人性都泯滅;另外,之前盲反派搞反對修例嘅集會,人民力量譚得志(人稱「快必」)就展示一張「惡搞」圖,入面係「無著衫」嘅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從後擁抱」石禮謙。呢啲「惡搞」圖,侮辱女性、歧視女性、侮辱嬰兒甚至歧視唔同性取向嘅人士都做齊,盲反派聲稱為「公義」反修例,咁佢哋嘅「公義」,係咪包括埋侮辱、歧視他人先?


講真,如果盲反派係「擺事實,講道理」,正正經經喺議事廳就《逃犯條例》修訂提出意見或者反對,市民都仲可以接受佢哋係喺法律、道德底線上做嘢;但佢哋而家喺議會裡面玩暴力衝擊,又用上侮辱、歧視他人嘅手段,佢哋係咪覺得自己係「正義之師」,所以就做乜都得先?唔同政治團體之間因為政見唔同而有爭拗好平常,但如果係用侮辱、歧視嘅手法表達意見或者不滿,廣男要問盲反派一句,你哋唔會覺得羞恥嘅咩?


「民主派」大晒?


點解班盲反派為咗達到政治目的,就好似「做乜都得」咁?廣男就覺得,盲反派嘅通病,就係恃住自己係所謂嘅「民主派」,所以搞違法佔領「冇問題」,搞旺角暴動係「警方有責任」;至於鬧官員、建制派議員,或者侮辱佢哋,喺佢哋眼中,可能只係「小菜一碟」。當盲反派成日口口聲聲話要爭取民主、捍衛自由,如果佢哋所爭取嘅係呢種「劣質民主」、「侮辱他人嘅自由」,都真係幾恐怖! 


原圖:RTHK


1
支持
1
好正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