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作者其他博評
【鐵筆錚錚】盲反派的拖字訣
【鐵筆錚錚】盲反派的拖字訣

盲反派為阻止石禮謙主持《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不惜在議事廳搶咪、指罵、圍堵、推撞甚至疑似襲擊他人,迫使有關委員會會議腰斬;日前盲反派突然伸出「橄欖枝」,提出由盲反派、政府和建制派舉行「三方會談」,尋求共識解決立法會僵局。筆者認為,盲反派以暴力手段脅迫政府談判,行事方式令人難以接受,而他們到底是真心與政府解決問題,還是想把條例修訂拖到暑假,同樣值得商榷。

 

「三方會談」淪空話

 

繼上周六會議被癱瘓後,相關法案委員會在日前又召開會議,但在盲反派的阻撓下,會議被腰斬;隨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提出,由盲反派、政府和建制派在沒有前設條件下,舉行一場「三方會談」。筆者認為,盲反派看似讓步,但實際上是如此嗎?首先,筆者必先指出,用「先暴力,再談判」的方式要求政府對話,無異於用暴力手段迫使政府讓步,如果政府以至社會接受這種行事方式,那麼日後盲反派再有其他問題,就必定會繼續訴諸暴力,此風絕不可長。


至於對話的問題,恕筆者直言,盲反派不會在沒有前提,或不要求政府撤回修訂的前提下對話,綜觀不同報道,雖然有盲反派議員「鬆口」說可以與政府對話,但亦有盲反派人士明言要撤回或擱置修訂;即使「對話」成事,盲反派就算不要求政府撤回修訂,也會要求政府把修例的適用範圍剔除內地,但條例修訂本身就應該包括堵塞有人在內地違法後潛逃回港的漏洞,政府也難以讓步,所以所謂「三方會談」,或許只是盲反派「創造出來」,用以拖延時間的手段。

 

《逃犯條例》 不能拖

 

值得留意的,是「台灣殺人案」疑犯陳同佳最早可於今年10月出獄,如果屆時沒有適用的《逃犯條例》,意味陳同佳極可能被「放生」,盲反派拖延修例的結果,很可能就是放走了殺人疑犯,令公義不能彰顯。筆者質疑,盲反派執意拖延立法,背後日否有甚麼目的?是想把「氣勢」維持到七一遊行?還是想把事情炒作至年尾,令自己在區議會換屆選舉得益?每逢選舉年,盲反派都會找些議題大肆炒作,看來今年他們都有「著落」了,市民應該擦亮眼睛,看清楚。


原圖:大公報


2
支持
0
好正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