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李怡要「缺德」到底?
李怡要「缺德」到底?

因為「報應」、「自作孽」同「天譴」論,《生果報》評論員李怡受盡各方抨擊,本來一個人講咗涼薄、詆毀死人嘅說話,好應該向離世者家屬以至社會道歉,但「反中」反上腦嘅李怡,竟然一反常態,唔單止無道歉,仲要繼續寫文為自己辯解,今日仲寫文章話如果佢咁係「缺德」,佢願意「缺德」到底。言下之意,即係只要自己係弱勢者,就幾涼薄都得?廣男覺得讀者以至廣告商真係要諗下,係咪要繼續支持咁缺德嘅《生果報》以至李怡。


再寫文章 散播涼薄言論


其實兩、三日前,李怡已經有篇文章講「天譴」,話佢自己嘅文章無話地震係天譴災民,不過其後想法有變,覺得天譴「既是對掌權者也是對人民的警告」,甚有話災民「抵死」嘅感覺;到今日,李怡喺《生果報》又有篇題為〈世道人生:弱勢者的渺茫希望〉嘅文章,講番佢自己嘅「報應」、「自作孽」同「天譴」論,為自己嘅涼薄言論辯解,臨尾仲要加句「如果這是『缺德』,我願意『缺德』到底,因為天譴、報應、自作孽都是居弱勢者在絕望中的渺茫希望,是弱勢者的訴求」。


廣男想講,李怡所謂嘅「解釋」,基本上都站唔住陣腳,例如佢用「報應」嚟形容全國人大代表王敏剛離世,呢個唔只講緊係咪「報應」嘅問題,佢內文用極其涼薄嘅字眼侮辱死人,其他人睇到都批評佢詆毀死人,佢依家喺度講咩「否定世上有報應」等等,都只係「語言偽術」;而佢話泰國船難係「自作孽」,佢自己文章都寫「參加『零團費』的中國人,也受貪便宜和心存僥倖的『自作孽』心理支使,終於『不可活』也」,咁仲唔係詆毀死人,仲要辯駁啲咩呢?


「缺德」到底的評論員


老實講,政治立場可以唔同,但人道立場應該「無分政見」,當中國或者中國人蒙難,任何政客或者時事評論員就算再「反中」、再討厭內地人,都唔應該攞死人嚟「抽水」,侮辱已經離世嘅中國人;但「由左變右」嘅李怡,就好似「見人死、心歡喜」咁,一而再,再而三咁侮辱死人,佢如果尚有良知,就應該向離世者家屬、社會道歉,而唔係一路辯駁,一路踩多「死人」幾腳。當《生果報》、李怡已經連人性都近乎泯滅嘅時候,讀者以至廣告商真係要諗下,再支持《生果報》,其實係咪等於助長歪風。 


原圖: RTHK


7
嬲爆
3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