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李怡仲要講「天譴」?
李怡仲要講「天譴」?

《生果報》評論員李怡因為以「報應」詆毀已經離世嘅全國人大代表王敏剛,被社會各界人士口誅筆伐,而一度沉寂一時;但向來仇視中國人,甚或「恨不得中國人死」嘅李怡,今日竟然又喺報章撰文,講番佢當年稱汶川大地震為「天譴」嘅文章,文章尾段仲話「覺得天譴既是對掌權者也是對人民的警告」;廣男想問,李怡係咪又想講喺災難逝世嘅死難者係「抵死」呢?

 

突然重提涼薄言論

 

今日李怡喺《生果報》有篇題為〈天 譴〉嘅文章,突然重提佢當年喺汶川大地震翌日發表嘅文章,話自己講「天譴」唔係話「天譴」災民,稱當時批評佢嘅聲音入面,好少人「細研」佢嘅語義,但到咗文章尾段,佢又話「我一直自辯我的文章沒有說地震是天譴受難的災民。但其後我的想法有所改變,覺得天譴既是對掌權者也是對人民的警告」;佢咁講法,係佢承認話地震係「天譴」人民,定係本身冇呢個意思,但之後改變想法,覺得「天譴」都係對人民嘅警告?

 

廣男就覺得,如果李怡重提「天譴」論,係想話畀人聽就算佢之前唔係話「天譴人民」,但而家有呢個諗法,咁佢真係涼薄得過份!由2008年到而家,汶川地震發生咗都差唔多十一年,好多災民就算無遇難,佢哋身邊都有家人、朋友因地震而離世,所以仲活喺悲痛之中,點解李怡仲要喺呢個時候重提事件,臨尾仲要加一句「天譴既是對掌權者也是對人民的警告」,講到啲人好似「抵死」咁呢?難道政治立場唔同,就連死人水都要「抽」?呢種評論手法,恕廣男不能夠認同,甚至覺得應該要譴責!

 

至今仍不道歉

 

事實上,無論係李怡意指汶川大地震係「天譴」、泰國船難係「自作孽」以至王敏剛離世係「報應」都好,基本上佢講過咁多涼薄說話,又講過咁多說話為自己辯解,但佢就從來都無就涼薄言論向死難者或者離世者家屬道歉,仲要擺出一副「你哋唔明我講咩所以誤解我啫」嘅樣子。廣男想講,報章評論員「抽死人水」,可恨,抽完死人水仲要覺得自己啱晒,兼再寫文繼續「抽水」,更可恨!


原圖:RTHK

8
嬲爆
0
超無奈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