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作者其他博評
【鐵筆錚錚】盲反派上演鬧劇的「陰謀」
【鐵筆錚錚】盲反派上演鬧劇的「陰謀」

盲反派為了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連日來大鬧議會,不僅大肆擾亂法案委員會和內委會的正常運作,昨天更「史無前例」地開創一個「扮開會」的先河,煞有介事地選出「正副主席」,甚至揚言在周六繼續召開會議,擺明就是要強行與新任主持石禮謙定下的會議時間「打對台」。涂謹申以至盲反派的所有動作,除了能用鬧劇來形容之外,大家不得不注意,他們之前準備的「前戲」,其實都只是日後瘋狂破壞議會運作及拖延審議該條例草案的「鋪排」而矣。


涂謹申在昨天「扮開會」之後,一直強調自己是「正當當選」,並揚言「周六若遇到強權令他不能上主席台,或觸犯《特權法》,或會報警處理,並參考法律顧問意見考慮興訟」;與此同時,他又反過來攻擊內會發出的《指引》的「合法性」,聲稱是否接納指引,應由主持決定;對於立法會秘書處以書面傳閱方式,涂更指有關做法是「越權」,又稱「只要有一名委員反對以書面傳閱方式處理,即使是主席都不能批准通過」云云。作為立法會「最資深議員」,涂謹申為何突然變得不可理喻?筆者認為,這是因為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之後的破壞行為做好鋪排。


阻撓其他會議無法進行


道理很簡單,當涂謹申不斷宣稱自己具「合法性」、一定要走上主席台,其真正意思應該是「如果建制派不讓我走上主席台,他們就會在議會挑起事端」,筆者推測,由於涂謹申根本沒有任何合法性,甚至連會議主持也已經沒有資格做,所以當下次開會他宣稱自己是主席時,其他盲反派議員又會起哄、包圍主席台,之後衝擊、辱罵等場面隨時出現,無論是流會、休會甚至報警收場,盲反派「破壞會議」運作的目的便能達到,這才是盲反派日前「扮開會」的真正用心。換句話說,他們的「扮開會」或者其他「政治騷」,其實是瘋狂搗亂議會的「前奏」。


與「包圍立法會」裡應外合?


議會內盲反派用「扮開會」方式埋下戰線,議會外亦有民陣打算發起包圍立法會行動,盲反派在議會內外「全面夾擊」,只要把修例拖延到立法會休會期,他們就算成功了;倘若能把修例問題拖延到年尾區議會選舉前一段時間,他們以此作為「反建制」籌碼,對他們而言更可謂是「大獲全勝」。但筆者請大家留意,他們若在議會內惹事,或會犯下阻礙立法會人員的罪行;至於議會外的包圍行動,亦可能變成另一次「佔領」、「違法達義」。如果大家不想被盲反派利用,最好就不要貿然參與他們的行動,否則一旦發生起衝擊,付出代價的不會是盲反派那些尊貴的立法會議員,而是參與盲反派行動的市民。


原圖:rthk

13
嬲爆
4
驚訝
3
唔係呀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