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士,只求做到我筆寫我心,我手寫我口。
作者其他博評
【鐵筆錚錚】盲反派根本拒絕溝通
【鐵筆錚錚】盲反派根本拒絕溝通

立法會審議修訂《逃犯條例》的法案委員會組成不久,但卻創造了一個近乎天方夜譚的「史無前例」,即是經過兩次會議、浪費四個小時之後,仍然選不出正、副主席,也就更無從談審議。有此「創舉」,多得一班慣於拉布的盲反派,以及主持會議的「最資深」議員涂謹申。在筆者看來,實際上盲反派從一開始就從未打算讓會議「開得成」,而是企圖徹底「拉倒」《逃犯條例》的修訂工作。

 

對於法案委員會第二次會議仍然「零進展」,毛孟靜明言「是正常而合適嘅」,目的就是要「令政府停一停」;而在會上要求解散法案委員會的民主黨議員黃碧雲更聲言,「選唔到正、副主席,我哋認為係一件好事」。可見,當初盲反派以「全動員」的陣勢加入法案委員會,其目的並不是真的要履行議員職責、「代表民意」去審議迫在眉睫的《逃犯條例》,而是一方面自己拒絕溝通,另一方面又要阻止他人審議,這樣的態度,本身既有違議員身份,更有違社會公義。

 

平台都沒有 何談溝通?

事實上,當近日,台灣殺人案疑犯最快可能於十月出獄的消息傳出後,社會上已經有越來越多人真切明白到,修訂《逃犯條例》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更有不少市民的心聲,其實是希望盡快解決事件,將兇手繩之以法。不可否認,自政府提出修訂以來,確實存在一些疑慮,但這也正正是需要通過立法會法案委員會對《條例》進行審議的原因所在。然而在盲反派的瘋狂拉布之下,可以說連一個可以理性討論的平台都根本沒有存在過;市民即使有意見或建議,甚至條例有哪些漏洞、需要如何完善,如何令大家有信心接受,至今統統無從談起。

 

又是市民利益「埋單」

更令人擔憂的是,當日前的第二次會議仍然毫無進展之後,下一波交鋒的戰場將是明天(3號)的內務委員會。而對於建制派打算依例DQ涂謹申的主持資格,一眾盲反派講明屆時要在議會內「打大仗」、「豁出去」力抗。可以預見,一場惡鬥之後,仍然不會有任何有建設性的進展。值得大家深思的是,以盲反派這種「議事」作風、拒絕溝通的態度,香港日後所面臨的其他議題,恐怕都舉步維艱。長此下去,我們的社會發展勢將陷於停滯。到時,用來「埋單」的,想必又是廣大市民的切身權益吧。



原圖:大公報

 

3
嬲爆
3
唔係呀哇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