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報章港聞版編輯,愛聽前線記者說故事,更愛分析新聞背後的故事。深信凡事都有兩面,認為作為評論人,有責任提出適切的觀點與角度,讓讀者正面思考。
作者其他博評
【秉文觀新】強烈譴責朱耀明的「最大暴力」論
【秉文觀新】強烈譴責朱耀明的「最大暴力」論

身處緩刑期的「佔中」罪犯朱耀明,日前在一個論壇上公開宣稱,整個「違法佔領」運動中,「最大暴力是警方施放87枚催淚彈」,他還提到當日另外兩個「畫面」:一是「警方搬運橡膠子彈」,二是警方拉橫額寫「速離否則開槍」。但市民大眾應該都清楚記得,當日根本是一眾示威者屢次暴力衝擊警方防線,而警方在多番警告無效下,才被迫施放催淚彈以控制場面。若非警方果斷出手,後果恐怕不堪設想。筆者認為,朱耀明的言論,明顯是刻意讓公眾聚焦「催淚彈」,企圖將觸發79日「違法佔領」的責任歸咎警方,但若沒有示威者的瘋狂衝擊,根本就不會迫使警方施放催淚彈,朱耀明之說,明顯就是顛倒是非!


根據朱耀明的講法,他明顯是想指控警方才是「暴力使用者」,甚至暗示警方準備動用橡膠子彈來威嚇、鎮壓示威者。但事實又是怎樣?回到當日現場,筆者要指出的是,回看任何媒體所拍攝的圖片、影像,都能看到這樣的畫面:成千上萬示威者包圍警方,多番以雨傘等硬物攻擊警察、衝擊防線;警方多次舉起橫額警告但無效。以當時的現場情況,部分示威者的行為已經無異於喪失理智的暴徒,施放催淚彈完全是警方在給予充分警告之後、別無選擇的決定。


幾乎釀成人踩人慘劇


事實上,據媒體報道,當日下達施放催淚彈命令的高級警司事後接受採訪指出:「如果當時沒有使用催淚彈,示威者將突破警方防線,將有人重傷,甚至更糟」。這位警司更明確表示,使用催淚彈「是要避免出現踩踏事故、避免造成更大傷亡,所以當時一定要作出這樣的決定」。「佔中」期間擔任警務處長的曾偉雄,近日接受《港人講地》訪問時亦指出,當日警方放催淚彈,是因為胡椒噴霧和以鐵馬在政總外築成的防線,已抵受不住有備而來並以雨傘作武器的示威者衝擊。為避免因防線崩潰而極有可能造成的嚴重傷亡和損失,警方才迫不得以施放摧淚彈,使用了所需的最低武力:「事實証明,並無示威者因此受傷而需要接受治療。」很明顯,警方出手,正是為了保障現場市民的人身安全、避免流血傷亡,而絕非以「鎮壓、威嚇」為目的。至於所謂「動用橡膠子彈」、「開槍」的說法,更是子虛烏有,在違法佔領79日期間,警方根本沒有動用過甚麼橡膠子彈,朱耀明大放厥詞,明顯又是為自己以至其他佔中犯的罪行塗脂抹粉。


圖為佔中罪犯開脫


朱耀明的一番言論,明顯就是要利用「催淚彈」、「開槍」以至「橡膠子彈」等引起他人恐懼的字眼,挑動公眾情緒,以「合理化」本身違法的佔領行為,可恨的是他作為佔中發起人之一,對當日部份示威者的暴力違法行為完全隻字不提,彷彿暴力場面「沒有出現」過一樣。在此,筆者不得不說朱耀明作為一名牧師,還要表明過自己會承擔罪責,如今非但不認錯,反而諉過於他人,令人非常失望!說到底,盲反派類似的論調都是旨在美化「佔中」,誤導大眾以為「9月28號之後的佔領與佔中九犯無關」,但打從戴耀廷在2013年提出「佔領中環」、要萬人迫爆中環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就知道違法佔領將帶來極大負面影響,如今人已罪成,還用盡各方法卸責,他們說起來不會「面紅」、不會怯懦嗎?筆者相信,心清眼亮的市民,定會明白一切禍端,佔中九犯以至其他盲反派絕不可能卸責!


原圖:文匯報


17
嬲爆
5
驚訝
9
唔係呀哇

評論

  • jthk
    jthk
    1月前
    0 回應
    朱耀明不是剛剛被判緩刑嗎?現在又周街去胡說八道,不又是在煽惑嗎?最好他又煽惑到一些廢青出來暴動,便可以立即把他正法,即時監禁。
    • jthk
      jthk
      1月前
      0 回應
      朱耀明是神職人員,他有沒有問上帝他可否如此說?他還相信有最後審判嗎?

      沒有更多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