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為「漂白」佔領犯 《生果報》擺哲學家上枱?
為「漂白」佔領犯 《生果報》擺哲學家上枱?

近日,盲反派為咗幫佔領九被告「漂白」,可以話係咩謬論都講得出口,講得最誇張果啲,甚至話佔領九被告罪在「散播希望」,實行「有咁大,吹咁大」;而作為盲反派最堅實後盾嘅《生果報》,今日有篇題為〈九子當上訴 把公民抗命進行到底〉嘅社評文章,為力挺九被告上訴,連政治哲學家都擺上枱。可能廣男唔係好識嘢,「公民抗命」其中一個重要元素就係承擔罪責,如果九被告係「公民抗命」,咁就應該認咗罪承擔罪責啦;相反,唔認罪兼想上訴,仲可能係「公民抗命」咩?《生果報》呢篇社論係咪搞緊Gag

 

John Rawls都被擺上枱?

 

可能撐佔領九被告嘅論述有啲枯竭,所以《生果報》社論今日都扭扭角度,用唔同論調力挺九被告上訴,當中包括首先引用終審法院判詞,話羅爾斯(John Rawls,二十句世紀最重要嘅政治哲學家之一)喺《正義論》入面,都定義咗「公民抗命」係公共、非暴力、有良心嘅政治行為云云;之後又話John Rawls所定義嘅「公民抗命」係發生喺「接近正義嘅社會」,質疑香港係越嚟越接近正義,定係離定義越嚟越遠。廣男想問下寫呢篇社論嘅李平,乜John Rawls講「公民抗命」,剩係講呢啲炸?係咪有啲John Rawls所講,不利於佔領九被告嘅嘢你哋冇講到呢?

 

見到李平「推介」,廣男都攞本《正義論》嚟睇下,睇下John Rawls點樣講「公民抗命」啦,無錯,「公民抗命」的確係一種公開、非暴力、有良心嘅政治行為,但John Rawls喺佢本巨著《正義論》仲有提及,「公民抗命」會試圖避免使用暴力,特別是對個人嘅暴力;當大家都見到警察畀佔領者包圍、衝擊甚至毆打嘅時候,唔知李平或者《生果報》覺得佢哋有冇違反「公民抗命」嘅精神呢?

 

「公民抗命」不應干預他人自由

 

仲有,John Rawls亦有提及,傷害同侮辱他人嘅暴行同「公民抗命」係不相容嘅,對其他公民自由嘅任何干預都容易模糊「公民抗命」嘅性質;大家又要問下《生果報》,違法佔領發生果79日,唔係冇影響到其他人嘅自由呀?更重要嘅係,John Rawls喺《正義論》入面有提到,要有一種承擔行動結果嘅意願以表達對法律嘅忠誠,廣男粗淺地理解為承擔罪責啦,關於呢一點佔領九被告根本亦冇做到!

 

無論係法官抑或係哲學家關於「公民抗命」嘅論述,盲反派近期甚至近年都講唔少,但大家要諗下,一場有暴力行為、對社會造成過量破壞、影響到他人自由仲要涉事者事後唔認罪、想「走數」嘅行動,真係「公民抗命」咩?如果盲反派咁都叫「公民抗命」,咁以後佢哋做咩事、犯咩法兼唔認罪,大家係咪都要讚佢哋係「正義之師」?荒謬!


原圖:RTHK


5
支持
9
好正
4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