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生果報》連廣告都玩政治攻訐?
《生果報》連廣告都玩政治攻訐?

《生果報》素來政治先行、「逢中必反」,為咗抹黑特區政府、中央政府以至中國,佢哋嘅評論員李怡甚至用「報應」嚟形容已離世嘅全國人大代表王敏剛,用「自作孽」形容泰國船難,甚至用「天譴」形容汶川大地震,引來包括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嘅批評;社民連吳文遠為「聲援」《生果報》,特登籌咗十幾萬元喺蘋果日報登全版廣告,將「廣告同政治攻訐」撈埋一碟。囍雨就喺度諗,《生果報》平時啲報道、評論啲政治抹黑、攻訐味道已經咁重,而家連廣告都滲入咁強烈嘅「政治玩味」,咁以後廣告商喺《生果報》落廣告,會唔會好易令人混淆唔係賣商品,而係賣弄政治呢?

 

廣告位變政治宣傳位

 

誠如梁振英喺Facebook所言,吳文遠喺《生果報》以登頭版全版攪笑廣告嘅方式回應佢,一會引起更多人注意,「今後廣告商的老闆,或者老闆的老闆就不能說不知道自己的廣告費投向蘋果日報」,二就係外國媒體如果報道吳文遠呢個動作,咁以後外國嘅讀者同廣告商,都可以上番梁振英Facebook睇下啲廣告照片,用番西方嘅標準,以後就知道「點做」喇。老實講,當啲廣告商、大小公司都見到《生果報》啲廣告原來係用嚟宣傳政治目的、用嚟搞政治攻訐嘅,唔知會點諗呢?

 

一直以嚟,《生果報》嘅立場偏頗,「偏」到一個位,甚至係用嚟宣揚違法思想、支持違法人士甚至話中國人死係「天譴」,大家已經覺得《生果報》好Over;當大家以為佢啲廣告或者廣告商正常啲喇掛,原來唔係,繼日前廣告兼營銷作家徐緣用廣告做「政治表態」或者回應後,吳文遠今日又喺《生果報》落廣告「攪笑」,囍雨實在有一種感覺,原來《生果報》嘅廣告版位,變咗好似啲大學民主牆咁,係用嚟做政治宣傳嘅!

 

廣告商小心形象

 

《生果報》嘅廣告位畀徐緣、吳文遠之流搞一搞,囍雨覺得最應該小心嘅,就係一向有喺《生果報》落廣告嘅廣告商;大家諗下,一份裡裡外外、包括廣告位都變咗政治宣傳甚至攻訐嘅報章,如果廣告商喺《生果報》落廣告或者推銷服務,啲讀者會唔會對有關廣告、商品甚至公司有所懷疑,認為個廣告有「政治目的」呢?又或者,一份連死人尊嚴都踐踏嘅報章,廣告商如果仲喺該媒體落廣告,會唔會又引起讀者不滿?凡此種種問題,唔好話廣告商,讀者都要諗清諗楚!


10
嬲爆
3
超無奈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