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乳鴿」搞串個「party」
「乳鴿」搞串個「party」

一向喺政壇「好有影響力」嘅民主黨(下稱白鴿黨),日前搞咗個「廿四周年黨慶暨籌款晚宴」,與往年唔同嘅係,今年唔係由「資深搞手」李華明主理,而係換咗一班乳鴿嚟搞。原本仲諗住班後生仔會搞出「新境界」,不過廣男睇新聞,成個籌款晚宴都幾慘情,成晚只籌得420萬元,比起上年籌咗500多萬元大為失色,據報有啲枱竟然「吉嗮」無人坐、仲啲就坐唔夠人,連舊年有嚟捧場嘅黃之鋒、羅冠聰都唔見人。廣男好奇,究竟為咩事,白鴿黨作為盲反派入面吸金力較強嘅政黨,都搞到「丁財」都唔旺?無咗李華明幫拖,又唔請特首做賓客嘅白鴿黨,係咪已經日漸衰落呢?

 

搞晚宴都「上綱上線」


本來,白鴿黨嘅籌款晚宴,喺籌備時就講明唔邀請特首林鄭月娥出席,理由係林鄭月娥「不符合民主黨及市民的期望」、「態度囂張」,此舉令到一向主導晚會籌委會、「吸金力強」嘅李華明極為不滿,佢覺得晚宴係社交場合,唔應該搞得太政治化,於是乾脆劈炮唔理。廣男想講,其實政黨搞晚宴,除咗籌款,另一個最主要功能,咪就係畀大家喺一個較為輕鬆嘅環境,多交流溝通下囉,但係班乳鴿就始終「政治掛帥」,連搞個party都玩上綱上線,呢個唔邀、果個唔請,當白鴿黨「和理非」或者較為開放嘅思維都改變,改為由一班激進乳鴿把持,呢個其實已經唔係大家認識嘅民主黨啦!


講番個晚宴,據報雖然好多司局長都有到場,但只係出席晚宴前嘅酒會,而喺晚宴環節,無咗李華明幫手「吸金」,「銷情」當然較慘淡啦,例如有案在身嘅許智峯,獻唱都得籌得一萬元,胡志偉作為黨主席就好啲,獻唱籌到十幾萬,但當有人話加1.5萬元叫佢再唱一曲時,胡志偉玩自抬身價,話要6.9萬先唱,不過台下無反應,佢就面懵懵收多1.5萬元唱歌。

 

逼黨員跑數 否則「有後果」


據報,為咗籌款「達標」,班乳鴿仲要求自己友個個將籌款額提高10%,如果「跑唔到數」,分分鐘會「有後果」,例如地區資助受影響等等。廣男想講,籌款係希望有人自願捐錢,唔係逼人交數,與其想盡辦法跑數,不如好好反省下,點解依家少咗人損錢畀自己個黨仲好啦!白鴿黨班議員,平時個個口講民主,自詡代市民發聲、係代議士,高峰期曾經有近20個立法會議員,而家搞到籌款晚會都咁艱難,歸根究柢,係咪要諗下自己嘅議事作風,既嚇怕市民,又嚇怕商界人士呢?


原圖:wenweipo

10
搞笑咩
0
無計啦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