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學生豈止「態度唔好」?
學生豈止「態度唔好」?

幾名理大學生因為民主牆問題喺校園內以「刮友」式對校方大興問罪之師,當中仲涉及侮辱、誹謗、禁錮甚至襲擊校職員,結果涉事學生事後被處分,其中最激進嘅碩士生何俊謙更被勒令退學;明明呢單嘢嘅是非黑白已經好清楚,但偏偏有好多人係咁為班學生「發聲」,講到班學生只係講下嘢、表達下意見咁簡單。今日囍雨睇報紙見到理大學者鍾劍華撰文撐學生,內文仲稱「最後就不理會誰挑起事端,總之就是因為你們年輕人態度唔好,並採取極端的懲罰手段」;乜班學生真係因為態度唔好而畀人罰咩?鍾劍華假假地都係一個學者,竟然咁「過份地簡化」件事?「學者」喎!


大事化小 小事化無


盲反派嘅「功力」除咗在於佢哋有「無事化小,小事化大」嘅功力之外,佢哋仲有另一種對待事情況方法,就係將「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諸如盲反派政客以至鍾劍華等所謂「學者」,喺今次事件就用上呢招,明明一班學生做到過晒火,一時涉嫌誹謗,一時又唔畀人走,一時仲要整到人跌低,大家真係要問下鍾劍華,乜理大罰學生係因為「年輕人態度唔好」咩?調番轉咁講,如果有學生咁樣對待鍾劍華,囍雨又想知道鍾劍華係咪咁寬容,畀人辱罵、禁錮都視之如「無物」呢?


另一個問題,係鍾劍華呢篇文章係講「白色恐怖」,當鍾劍華用「白色恐怖」嚟形容香港嘅時候,囍雨必須指出,香港而家的確係有一種「白色恐怖」,但散佈者係盲反派政客先啱!簡單嚟講,盲反派以至佢哋嘅支持者所散播嘅「白色恐怖」就係「有佢講,冇人講」,任何唔符合佢哋立場或者心水嘅言論,都一定會畀佢哋全力「追殺」,甚至詆毀、人身攻擊,近幾個月最典型嘅例子,就係知名藝人劉德華表示支持填海,結果就不斷畀人人身攻擊,如果講「白色恐怖」,真係唔少得盲反派!


涉事學生無悔意


今日囍雨仲睇到另一單新聞,報道內容係講今次理大事件其中一個被罰嘅本科生李傲然,透露佢哋當初行動只係想上校長室處理事件,但就畀何俊謙「騎劫」咗件事,搞到收唔到科,之後何俊謙仲透露喺理大召開紀律聆訊期間,何俊謙仲「堅持自我」,話「嚟呀!講呀!我都預咗俾你哋踢(出校),預咗無學位㗎啦!」犯完事、無悔意,仲要好似想「兇」番理大咁。如果你問我點解會有何俊謙呢啲學生,除咗要多謝盲反派政客呢幾年係咁洗學生腦之外,大家都應該要多謝大學有鍾劍華呢啲學者,咁識得「包容」學生! 


原圖:RTHK

12
嬲爆
3
驚訝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