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於七十年代未,成長於八十年代。緬懷所謂的Good Old Days,對香港部份人時常嗟天怨地感無奈,認為香港仍然是「只要努力,仍有出頭天」的福地,不擅書寫中文,寧寫口語。
作者其他博評
抗爭也是教育「使命」?
抗爭也是教育「使命」?

有傳媒報道,大專學界學生會「斷莊潮」嚴重,但今年中大就罕有地出現兩莊「互撼」嘅情況,仲要兩支「莊」都自稱本土派,提倡自決香港前途,視「港獨」為可取選項;囍雨留意到,其中一支唔單止有學生係讀教育或者幼兒教育,佢哋甚至聲稱有「為抗爭被捕準備」,甚至「賭上前途」。換個角度諗,如果呢啲大學生將來畢業真係出嚟教書,會唔會教啲學生去抗爭、做爛頭卒嘅呢?


學生會被本土派把持


近年嘅大學學生會,都係由本土派甚至「港獨」派所把持,就算有非本土派或者溫和派想參選,基本上未選到就已經畀人「打謝」,最近港大學生會候選內閣就係最佳例子。今次中大學生會選舉,兩支「莊」都係本土派,喺大學生態嚟講可以話係十分正常,不過,當囍雨見到有候選內閣話自己係讀教育,講到隨時預備抗爭「被捕」嘅時候,第一個反應就係,如果呢啲學生將來真係為人師表,都咪話唔大鑊。


讀教育 要勇武抗爭的學生


中大其中一個學生會候選內閣「乘風」,除咗Sell本土自決之外,佢哋嘅候選會長杜偉航甚至承認自己係「港獨派」,話內閣唔排除所有抗爭手段,包括和理非同勇武抗爭,仲聲稱「所有成員皆有為抗爭被捕準備」;有趣嘅地方,係在於佢就讀中文教育,有志為人師表,認為最重要嘅係願意為自身行為負責。另一候選人內閣成員吳傲雪就讀幼兒教育,佢就話自己作為學生會成員難免受打壓,甚至賭上前途,但身為教育工作者更有責任「企出嚟」,守護下一代自由云云。


勇武抗爭?有被捕準備?賭上前途?而家明明係選緊學生會,點解呢啲候選學生會內閣成員講到自己去違法達義咁款嘅?學生會關心社會事務當然可以,但未選到就講明自己可能會犯法,會唔會有啲Over呢?呢個中大候選內閣最少有兩個都係讀教育嘅,如果畀佢哋將來做到老師,囍雨真係好擔心,到底佢哋會點教學生,係咪從小就要培養學生「有為抗爭被捕準備」或者勇武抗爭呢?囍雨必須指出,維護自由係一件事,係咪要抗爭甚至違法又係另一件事,如果讀教育都搞唔清楚咩係應該做咩係唔應該做,咁將來點做個以身作則嘅教師呢?


會否仇視內地人或新移民?


另一個問題,就係呢啲聲稱自己係本土派嘅候選學生會內閣成員,佢哋作為本土派甚至「港獨」派,而自己本身又係讀教育,佢哋會唔會好似其他本土派一樣,歧視來自內地嘅人呢?如果佢哋將來教書遇上內地新移民、雙非等等,係咪又要叫人「滾回內地」?囍雨唔知道呢班學生係覺得要抗爭、賭上前途,定係為咗宣傳「講多咗」,但如果將來要做老師而又有呢種極端諗法,真係非常危險!


原圖:中大學生會候選內閣「乘風」Facebook

10
唔係呀哇
3
驚訝
8
令人傷心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