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精選文章】律政司不檢控盲反派 有尋求法律意見嗎?
【精選文章】律政司不檢控盲反派 有尋求法律意見嗎?

盲反派炒作「UGL事件」,基本上已經到咗全無理性、唔講道理嘅地步。噚日,一班盲反派議員動議傳召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到立法會就事件「解畫」,其中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仲批評鄭若驊「發緊夢」,稱唔就「UGL事件」尋求獨立法律意見喺程序上唔正確。根據郭榮鏗等盲反派嘅「套路」,律政司就住啲「敏感」案件一定要搵獨立法律意見,咁廣男又想問下,果時《壹傳媒》老闆黎智英捐錢畀盲反派,被喻為「黑金案」一事,律政司最後決定唔告時任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同梁家傑等人,作出決定時都冇尋求獨立法律意見喎,點解當時你班人冇話律政司做錯?咁仲唔係「龍門任你搬」?


「黑金案」回帶


大家或者唔記得「黑金案」係咩,等廣男同大家回帶睇睇啦。話說,幾年前有傳媒揭發,黎智英透過助理Mark Herman Simon向李卓人同梁家傑分別提供150萬港元同30萬港元,但兩個從冇向立法會申報自己收過呢筆政治捐獻,當時被指可能涉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而黎智英同Mark Herman Simon則被指涉嫌觸犯與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有關嘅罪行,當時有人仲以「黑金案」嚟形容事件。後來,律政司宣布不會檢控梁家傑同李卓人,但作出決定前並無向外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仲引用咗時任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收受黎智英捐款一事為例子,指出李卓人同梁家傑可能只係代表政黨或組織收捐款,冇責任要申報,所以證實唔到佢哋有犯罪。


廣男一向好尊重法律,既然律政司話無Case,廣男睇完相關解釋都信服律政司嘅理據;但值得玩味嘅一點係,如果根據盲反派嘅邏輯,「敏感」案件要向外尋求獨立法律意見,咁立法會議員作為咁重要嘅公職人員,成日同政府官員有接觸或者喺立法會上有「交鋒」,當時律政司決定唔告李卓人、梁家傑,係咪都應該向外尋求下獨立法律意見嘅?點解果時盲反派又唔出下聲,叫律政司搵多啲法律意見,令到外界信服律政司決定?因為涉事者都係盲反派或盲反派自己友,盲反派所以就覺得冇問題?


律政司獨立工作 不容置疑


無論係黎智英向盲反派捐款案,抑或「UGL事件」都好,律政司無向外尋求獨立法律意見,最合理不過嘅解釋,就係獨立作檢控工作嘅律政司有足夠專才處理案件,根本就唔需要外判。廣男舉出黎智英捐款一事做例子,只係想話畀大家聽,律政司對住盲反派好,甚至梁振英都好,根本就係一視同仁,不斷喺度搬龍門攻訐律政司嘅盲反派,對於唔同事件有咁唔同嘅反應,根本只係政治立場先行,與法治完全無關。


圖片來源:文匯報

4
搞笑咩
6
嬲爆
2
超無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