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精選文章】要人治 唔要法治?
【精選文章】要人治 唔要法治?

盲反派炒作「UGL事件」,可以話係「從無間斷」,就算執法部門已經還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一個清白都好,佢哋一於少理,反正能夠吸引到支持者「眼球」嘅事,就算係漠視法治都好,佢哋亦一樣照做。噚日,喺立法會嘅行政長官答問會上面,作為現屆立法會「最資深」嘅議員涂謹申,竟然都炒作埋一份,話「慨嘆市民只能望着香港法治沉淪」,搞到特首林鄭月娥都忍唔住串番佢,話若然行政長官參與檢控工作,可能就係「法治淪亡的一天」。其他盲反政客要炒作「UGL事件」,廣男覺得呢班人要「搵食」啫,將將就就由佢啦,但當發言者係涂謹申呢種咁資深、仲要本身係律師嘅政客,廣男就真係睇唔過眼喇,竟然主動要求特首介入檢控工作,呢啲咁嘅建議都講得出,呢班人仲有冇理性架?


法治如何沉倫?


涂謹申就「UGL事件」追問林鄭月娥,如果佢質疑律政司同梁振英兩者會唔會有利益衝突,或者觀感上有關係,雖然都係憑空臆測,但都冇人阻到佢咁問;不過,當佢講到「慨嘆市民只能望着香港法治沉淪」,廣男就相當有保留喇,又係果一句,係咪因為盲反派政客對決定唔滿意,政府就要重新考慮司法決定,呢啲先叫法治?


涂謹申作為律師,應該好清楚香港係法治地方,無罪假定可以話係一種重要法律精神;當佢質疑政府、要求重新考慮要向外搵獨立法律意見果時,好容易畀人錯覺到事件「另有內情」,咁佢最應該做嘅,就係攞出實據,證明律政司決定有問題,再指「香港法治沉淪」;例如,UGL事件經過廉署四年多調查、律政司檢視證據加上極具權威性嘅審查貪污舉報委員會做最後把關(留意,審貪會入面有律政司長長、廉署阿頭、警隊一哥、資深大律師甄孟義、律師陳莊勤以至各界社會人士等),擺到明查晒、無Case先Close File,邊一度令佢覺得「法治沉倫」呢?


退一步講,如果涂謹申只係質疑律政司有利益衝突,認為係律政司唔外判法律意見就好有問題,再推到去「法治沉倫」咁嚴重,咁廣男又要問下佢,利益衝突喺邊度?鄭若驊同梁振英關係密切咩?係梁振英推薦佢做律政司司長咩?如果係林卓廷之流「亂嚟」,廣男都見慣喇,但涂謹申咁資深,表現竟然都係咁,把政治介入法治,就真係令人好失望囉。唔只咁呀,佢事後進一步要求林鄭月娥干涉律政司檢控決定架,呢種光天化日下破壞法治嘅行為,真係只有盲反派先做得出。


人治代替法治


廣男仲留意到,由於立法會UGL委員會準備中止工作,盲反派打算整個「少數報告」去「對抗」委員會嘅最後報告;廣男實在好奇,本身盲反派班政客用輿論「判人有罪」已經相當離奇,而家仲想整個「少數報告」出嚟,係咪要做埋律政司果份先?好心佢哋有時間就做下實事,或者提醒下自己友諸如公民黨楊岳橋記得開會仲好啦!老實講,法律精神明明就係有證據就告,冇或者唔夠證據就Close file,盲反派政客喺冇證據嘅情況下,係咁迫政府重新考慮搵法律意見甚至檢控梁振英,到底而家係要人治,定係要法治先?不斷誤導市民梁振英「有罪」,擺明就係玩「政治審判」!


5
支持
2
嬲爆
1
唔係呀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