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廣男,八十後,香港某大學畢業,主修資訊科技,I.T.新晉,靜待「上位」機會。對社會有不滿,未能置業,但比上不足,比下又有餘。傾向建設多於破壞,亦相信積極建言比將一切推倒來得實際。
作者其他博評
被政客唾棄的朱婆婆
被政客唾棄的朱婆婆

公民黨為咗阻撓港珠澳大橋工程,幾年前「操控」同協助朱綺華婆婆(下稱朱婆婆)提出司法覆核,令大橋工程受阻達八個月、工程成本上升咗過百億;官司敗訴之後,朱婆婆隨即被公民黨遺棄,最近有傳媒更加發現,朱婆婆原來正受癌魔煎熬,而當年「協助」佢入稟「討回公道」嘅公民黨就「人影都唔見」,朱婆婆更加直言「佢哋(公民黨)只係利用我啫!」,又表示對當年被「擺上枱」一事感到後悔。廣男喺度諗,朱婆婆嘅個案隨時只係冰山一角,咁多年以來,已經唔知有幾多大好青年被呢班政客利用、煽動完之後棄如敝屣,點解香港市民仲係唔係回頭是岸,唾棄呢班亂港政客呢?


每當提到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一案,公民黨總係想撇清自己同事件嘅關係,但查實早於2012年,當時自稱朱婆婆契女嘅公民黨黨員鄭麗(一直冇人否呢個身份)已經喺《南方人物周刊》上面大爆,時任公民黨副主席黎廣德喺一個公民黨聚會上向鄭麗兒表示,除非司法覆核,否則好難叫停工程,更建議身患多種疾病嘅朱婆婆申請法援,並且對大橋環評報告提出司法覆核。另一方面,當年朱婆婆嘅代表律師黃鶴鳴,其實正正係公民黨執委,如果公民黨想話朱婆婆覆核港珠澳大橋一事唔關佢哋事,都好難令人相信。(但係偏偏黨主席梁家傑始終死口否認喎!)

 

遺棄曾經的義工

 

講番朱婆婆,據報朱婆婆曾經係公民黨嘅義工,仲「拋埋個身出嚟」同政府打官司添,公民黨利用完人都算啦,而家人哋病咗連探都唔探一下(記者嘗試聯絡公民黨,主席梁家傑不願評論、前副主席黎廣德CUT電話線、當年代表律師不接聽記者電話)。乜原來喺呢啲盲反派政客心目中,「市民」兩個字只係代表「利用價值」架咋?一冇「利用價值」,就即刻反轉豬肚?當然,公民黨嘅人幾對有權唔探病,但咁樣亦顯示咗佢哋係幾咁無情囉!

 

還有多少人被利用

 

朱婆婆嘅例子,正好說明盲反派政客利用完人隨即唾棄嘅特質,大家不妨再諗下,之前「違法佔領」等相關案件、旺角暴動案件,前前後後有幾多後生仔畀人拉、畀人告甚至被定罪送入獄?唔計比較出名嘅所謂「政治領袖」,佢哋當中有幾多個得到全面法律支援,可以好似「佔領九疑犯」咁「打官司打到底」力求甩身?廣男想提醒各位市民,如果有盲反派政客煽動你做任何事,一定要三思,因為一旦有乜事發生,班政客一定一定會將你拋低,就好似朱婆婆咁畀人用完即棄,唔會有人支援你,所有問題獨自面對,若然到時先嚟後悔,咁就真係太遲喇。


原圖:RTHK

37
嬲爆
6
驚訝
7
唔係呀哇
1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