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發聲、品評時政,為香港未來出謀獻策,期望在意見紛陳的社會,與大家共同建立一個自由、開明、平等、互相包容的網上平台。
作者其他博評
從取消「衰仔紙」看政府對「退保」的承擔
從取消「衰仔紙」看政府對「退保」的承擔

行政長官梁振英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清晰交代政府對「退休保障」的立場,除推出高額長者援助,以及放寬「長者生活津貼」資產限額,更破天荒取消一直受非議的「衰仔紙」制度。從扶貧角度看,現屆政府對長者退休生活的支援絕對是大躍進,硬要說沒有「全民退休保障」就是無視長者需要,除有欠公允,更無助紓緩真正有需要長者的生活。不管閣下是否視「退休保障」為扶貧措施都好,也請先看看各方論據,再判斷香港是否適合實行「全民退保」也不遲。

取消「衰仔紙」 人性化措施

眾所周知,俗稱「衰仔紙」的不供養父母證明書,是不少長者申領綜援的大難題。現行的綜援制度以家庭為單位,即使是獨居長者都好,只要有已成年子女,子女們都要簽「衰仔紙」,長者方會獲發綜援。將心比己,除非逼不得已,有幾多長者希望子女公開承認沒能力供養父母?誰想子女成為別人眼中的「衰仔衰女」?多年來,社福界都爭取獨居長者申領綜援免除「衰仔紙」的要求,唯最終仍要到今屆政府才獲回應。

要政府部門改變「行之有效」的制度,本來就不易,尤其涉及公帑,阻力更大。現屆政府取消「衰仔紙」,實在是貼心和「人性化」之舉,若非心繫清貧長者,念茲在茲去改善他們的生活,實在想不通政府為何要觸碰這座「大山」!

事實上,是次《施政報告》在退休保障範疇著墨不少,其中更在長者生活津貼及長者綜援間,多加一重高額長者援助,讓資產不多於14萬4千元的單身長者,每月領取約3,435元,較目前「長生津」高約1,000元。

此外,《施政報告》同時提出放寬「長生津」資產限額,由目前單身長者的22萬5千元,加大至32萬9千元;上述新政策推出後,將惠及約50萬名長者,另有學者估算,約5萬至7萬名長者會因放寬資產上限而可領取「長生津」。

「不論貧富」方案沒持續性可言

當然,非建制派人士對政府的建議仍然不會「收貨」,甚至硬要說「退保」沒有「全民」就是「走數」!歸根究柢,他們早有預設立場,只會接受尾大不掉的「不論貧富」方案!然而,大家可有想清楚,「不論貧富」方案真的可行嗎?

政府早指出,採納「不論貧富」方案,未來50年新增的公共開支將高達23,950億元,足足是「有經濟需要」方案的10倍;採納「不論貧富」方案,結構性赤字將提早6年至2023-24年出現,政府財政儲備亦將提早8年至2033-34年耗盡。

經濟學者反駁社福方案

或許有人會問,為何社會上有人支持「不論貧富」方案?這或要追溯至2015年,一班社福學者提出「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下稱「方案」),聲稱可令65歲以上退休者每月領3,400元,計劃可持續到2064年云云。然而,「方案」真的可行嗎?

科大經濟系教授雷鼎鳴早於2016年初就質疑,「方案」所用的「假設」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其中,假設推行「方案」後,政府便不需要再發長者綜援及長者生活津貼,這亦是「方案」近半的資金來源;然而,雷鼎鳴認為,未來領長者綜援的比例應「只減不加」,因為廿多年後強積金已成熟,退休者多為中產,領長者綜援的比例只會低於今天。換而言之,「方案」中認為可注入的2萬多億並不存在!

他又提到,「方案」另一更糟的假設,乃香港未來50年實質工資停頓、經濟毫無增長,在此情況下,政府應無力支持「方案」,但「方案」卻又指政府可不斷增加長者福利。雷鼎鳴批評,如未來50年每月只發放3,400元,「方案」或許可行,但「港人繳交的養老金稅款愈來愈多,但將來可取回的福利卻永不變動」,政治上根本不可行。

「全民退保」是「公義」?

非建制人士不時拿著自己的「全民退保方案」去攻擊政府,指政府是「守財奴」和對長者不敬;然而事實告訴我們,非建制派人士沒法拿出可說服社會各持份者(僱主、僱員、政府)掏錢包,令「全民退保」可長時期財政上可行的方法。「錢從何來?」問題不解決,「全民退保」只會流於「口號式」或長期「口水戰」,甚至淪為政客撈取政治本錢的工具,對生活迫在眉睫的長者毫無幫助!

是次《施政報告》乃現屆政府最後一份,除取消「衰仔紙」外,更推出高額長者援助及放寬「長生津」資產限額,高額長者援助的金額,甚至比社福學者方案還多,我們還要抱著「凡事必反」的態度審視嗎?「全民退保」是動聽的政治口號,但在不加稅的前提下,根本無法實行,甚至引發更大爭拗。今天,高額長者援助放在眼前,只要非建制派人士願意,最有經濟需要的長者在明年年初,甚至今年年底就可領取每月3,435元。要繼續「盲反」,還是實事求是,全在反對者一念之間。

圖片來源:大公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