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炳章,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經濟發展委員會成員兼專業服務業工作小組召集人,同時是香港專業聯盟主席。曾任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市區重建局董事會非執行董事、香港城市大學校董會成員和香港立法會(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議員等公職。
作者其他博評
焚基本法如自毀長城,怎不痛心?
焚基本法如自毀長城,怎不痛心?

今年維園六四晚會上,四間大專院校的代表公然在台上焚燒基本法,各界包括理性泛民在內的人士均齊聲否定他們的做法。作為較學生們年長一輩的香港人,筆者除了痛心,還是痛心。
 
年輕人紀念六四無可厚非,然而六四的完整真相也確實是有一些部分未有答案,我們實不應給六四纏繞一生,而影響到自己的家國觀念。不過,泛民中的激進派長年累月皆以六四為題,反中央、去中國化、妖魔化中國共產黨,甚至是高呼結束中國共產黨執政,當中的激進手法,近年甚至有變本加厲的傾向。在這個集會氛圍下,筆者寧願真誠相信學生們焚燒基本法的偏激行徑只是一時間的充昏頭腦,而不是心存破壞一國兩制之念。
 
過去一段時間,香港的新生代似乎基於多重原因,未能對國家的發展有全面透徹的了解,這無疑是可悲也可恨的。
 
由鬥爭到發展 國家蛻變成長
 
撇除對中國共產黨的喜與惡,有不少論者均認同,中國現時由共產黨執政是歷史的選擇,目前亦看不到有其他黨派有能力可代替它,這是客觀存在的政治現實。然而,政黨、政權、政府畢竟是由人組成,而人總會有犯錯的時候,中國共產黨也逃不了這個命運。建黨立國之初,政治凌駕一齊,直至新中國成立頭三十年的一段長時間,搞革命、搞鬥爭,百姓生命財產不保,忽略了經濟及民生發展,社會落後,與世界脫節甚至是隔離。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改革開放」的總方針出現了,中國終於迎來了蛻變的契機,譜寫另一篇章。往後三十多年的發展,不單止對中國自身,更為世界作出重大貢獻,如協助聯合國達成減貧目標、組織維和部隊、推動世衞發展、開放國內龐大巿場而救活不少西方經濟和推動全球經濟復蘇。
 
每一個人必須認清的事實是,中國要由一個一窮二百的國家,變成一個可以令十三億人得到溫飽的國家,本來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這正如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所言:「中國人完全有能力養活自己,一個擁有十三億人口的大國依靠自己解決吃飯問題,就是對世界最大的貢獻」。然而,香港的激進派、死硬派多年來卻一直以中國共產黨初期的一些錯誤,全盤否定國家的成就,無視國家發展,這一種古舊固執的思維,根本就無法追上時代的發展,未能與時俱進。
 
權利自由得保 實有賴基本法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就著香港前途與英國展開談判角力,因應香港當時獨特的歷史背景、社會狀況,為照顧及保持香港資本主義制度不變,中國決定在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根據中國憲法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並按照「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方針,不在香港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全國人大並為此專門制定香港特區基本法,規定香港特區實行的制度,以保障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的實施。
 
只要了解這一段歷史,再回看今天學生代表焚燒基本法的行徑,就會明白否定基本法其實就等於否定國家憲法,以至否定「一國」和「兩制」。此等行徑對個人來說是何其無知、愚蠢、天真;對於我們所守護的香港來說,更稱得上是自毀長城、自毀基本法給予港人的保障與權利。
 
走進歷史世界 了解國家進步
 
從前,港人不喜歡國內改革開放前的種種鬥爭,因為鬥爭秏費精力、破壞生產、導致社會停滯不前,說到底,受苦的還是百姓。但現在呢?香港的反對派卻偏偏要天天玩鬥爭、拉布......即使基建、民生等範疇都不放過,導至成本額外增加數以十億計,耗費大量公帑,而社會付出的代價,更是難以量化。
 
香港的年輕人們,當你們嘗試放下激進,平心靜氣地走進歷史的世界看看。毫無疑問,你們會看到國家的苦難,看到國家很多不好的地方,但當你細閱國家一路走來的過程,你不可能看不到國家的進步。尊重「一國」、守護「兩制」,是香港這個東方之珠繼續昂首闊步走下去的不二法門。

原圖:巴士的報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