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炳章,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經濟發展委員會成員兼專業服務業工作小組召集人,同時是香港專業聯盟主席。曾任香港測量師學會會長、市區重建局董事會非執行董事、香港城市大學校董會成員和香港立法會(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議員等公職。
作者其他博評
記協的悲哀
記協的悲哀

曾幾何時,我們以香港的傳媒為傲,她們為我們每日報道新聞,無論是左中右的傳媒,儘管有立場,但大抵不會偏離事實,傳播途徑有電視機、有收音機、有報紙......記者,也一直是受人尊敬的行業。然而,踏入二十一世紀,似乎出現了質的變化,而這情況正正體現在香港記者最大的工會──香港記者協會身上。

過往一段長時間,記協已不時受到公眾詬病,謂其以新聞自由之名偏袒個別傳媒、甚至偏幫個別政治陣營,包括對踩界採訪手法視而不見、對淫邪內容不予譴責等等。然而,這些畢竟是較觀感式的例子,可以說是難以查得實據,所以姑且按下不表。然而,近一兩年,記協的政治立場已經明目張膽得令人咋舌。

去年二月二十三日,記協發起「企硬反滅聲」遊行,聲言是抗議此前有個別報章被抽廣告、《明報》總編輯被撤換、香港電視不獲發牌、商台解僱節目主持人李慧玲等,質疑事涉政治打壓,並要求政府捍衛新聞自由云云。

然而,此後已有人提出連串詰問,例如是報章受到政治壓力而抽廣告的證據呢?商台真的是收到政府官員指示而解僱李慧玲嗎?結果後來便爆出有人自言是「百分百覺得」受政治打壓的鬧劇,至於所謂的「抽廣告」,一直沒有人可以提出實證,一切僅為涉事報章的一面之辭。廣告無疑是少了,但又如何?是因為報章自家質素下跌、銷量下跌,還是其他原因,其實還未可知。偏偏在這種情況下,記協仍高調發起遊行,真可謂「寧撐錯無放過」。

同年二月底,《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身中六刀,引發社會強烈反彈,並一致譴責暴力。記協作為記者工會,對這件事表達高度關注可謂相當合理,然而,在警方其後查無實據後,記協仍一口咬定事件是與新聞自由的有關,到底又是否客觀?

劉進圖事件客觀效果如何是一回事,是否有實質證據卻肯定是另一回事,記協要發起遊行,筆者認為無可厚非,始終劉進圖是資深新聞工作者,作為記者的工會,發起遊行要求警方嚴肅跟進事件亦屬正常,然而,一副道貌岸然樣子的記協,今日處理妨礙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事件的手法,卻疑似持有雙重標準,令人質疑立場是否已凌駕專業。

今年四月廿七日凌晨,無綫新聞工作者在旺角警署外採訪,遭大批人士包圍,期間有人拍打無綫新聞採訪車車身,又指罵車上的攝影師。記協當天一改一向迅速回應兼批評的作風,直至有人質疑其為何遲遲不作回應時,遲至傍晚才發聲明譴責,反應之慢及被動,實在令人不解。

及至最近,專欄作家屈穎妍受到激進民主派的疑似死亡恐嚇,威脅要將她一家「滅門」,甚至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亦受到類似的網上恐嚇,事件獲網上多個主要網媒報道,記協中人斷沒可能沒有留意或不知情,偏偏記協在此事上卻一直保持緘默,其後有立法會議員質疑記協的取態,主席岑倚蘭即高調反擊,反質疑該名立法會議員為何針對記協,又稱其他新聞機構在事件中亦沒有表態云云。

天啊,這是哪門子的邏輯會道理?作為新聞從業員的工會,記協頭上頂著「捍衛新聞和言論自由」的光環,這光環,令記協可以肆無忌憚點評時政,如本文早前所列,即使事件真相未明,記協都習慣飛身出來撻伐一番。敢問記協一句,以往就著你們感興趣的事件發聲時,你有考慮其他新聞組織有否同時發聲嗎?即使其他新聞組織沒發聲,頭頂光環的你們不是更應挺身而出嗎?怎麼今次選擇置身事外呢?記協的反質疑就相當於自身為賊者遭警察逮捕時,不單只不認做賊有錯,更反過來質問警察為何未能逮捕其他賊人!

記協這樣的反質問是何等的反邏輯、何等的歪理,可笑、可悲啊!

原圖:ucanews.com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