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病毒不可怕,可怕是.....
病毒不可怕,可怕是.....

最近看了一齣紀錄片《好久不見,武漢!》,講的是解封後的武漢故事。

 

由一月疫情開始至今,內地出現了很多很多不同形式的疫區真實紀錄,有感人的、有搞笑的、有Rap、有航拍……看不完那麼多。這齣紀錄片《好久不見,武漢!》,總導演是個日本人,因為身份特殊、出發點獨特,所以紀錄片迅速爆紅,上線幾天已破億閱讀量,連中國外交部都點讚,說它樸實無華地打動了中日兩國觀眾的心。

 

生於日本千葉縣的竹內亮,因娶了個南京女子,2011年跟妻子搬到南京定居。最初決定搬到南京,日本朋友都很擔心他,日本加中國加南京,大家只會想到大屠殺那段歷史,於是日本朋友都覺得竹內亮到南京一定會被打。武漢封城開始,活在南京的竹內亮不斷收到許多消息,真實的、虛假的,全世界都把武漢和病毒聯繫在一起,竹內亮想起,日本的福島。

 

日本311大地震,福島核電站爆炸了,從此,福島人走到哪裏都受歧視,已過了十年,很多人還是聞福島色變,竹內亮想,武漢也會這樣嗎?於是,他在武漢一解封,便跑到武漢,找了十個人訪問,包括外賣車手、華南海鮮市場東主、食店老闆、抗疫一線護士、染疫死者家人、雷神山醫院電工、初中老師、抗疫警察……透過不同身份去訴說武漢故事。

 

竹內亮問外賣車手: 「作為武漢人,怕被歧視嗎?」

 

「我不怕,但我介意,介意大家叫這做武漢肺炎。武漢人為疫情付出太多,這樣稱呼,對武漢人不公平。」

 

竹內亮在武漢約見的被訪者,已習慣一見面就拿手機給你看,劈頭第一句說: 「我做過核酸檢測。」原來,武漢5月尾已為全民1000萬人進行了核酸檢測,結果會在手機顯示,這「陰性」二字,就是武漢人的通行證。

 

其中一位染疫死者的家人,因被驗出帶病毒,被安排住進雷神山。她說,這幾個月,就是酒店、醫院、醫院、酒店的搬來轉去,搬過六個地方,共住了108天才回到家。光是核酸檢測就做過41次, 「全免費,如果要我自己出錢,我肯定是不會做的。」

 

回家後,被鄰居歧視嗎?她說: 「有,大家都躲着她,感覺像身上背了個毒氣彈,很難受。」

 

一個日本人,只戴個口罩,來到武漢跟大家談天說地,用行動為這個災難城市的人民重建信心。反觀我們德高望重的醫學專家,不是說叫「武漢肺炎」是種習慣,就是把疫情爆發地稱做「犯罪現場」,有時想,我們是不是活得太安逸,安逸到失去了做人最基本的同理心?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日前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訪問時說: 「當日前往爆疫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時,市場已完全被清理好,沒有什麼可看,就像『犯罪現場』(the crime scene)被打亂破壞,讓我們無法確認導致人類受感染的病毒動物宿主,我懷疑官員曾掩飾疫情……」把病毒源頭形容為「犯罪現場」,那第一批染疫的武漢人是不是罪犯了?

 

原來,病毒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歧視。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729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4
嬲爆
1
超無奈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