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獨家文章】我揮一揮衣袖,只帶走千萬派彩
【獨家文章】我揮一揮衣袖,只帶走千萬派彩

反對派好擅長一種技倆,就是創造一些簡單直接易明易記的新詞,用來抹黑別人,或者掩飾自己。套用他們的語言來形容,就是「語言偽術」。

 

抹黑別人的「語言偽術」我們見得多,當中「代表作」,首推「反送中」三個字。但掩飾自己的「語言偽術」其實也不少,因為掩藏,大家未必留意,最近就有一個精彩例子,叫做「國際戰線」。

 

前「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前一天,離開香港飛美國了,他在社交平台是這樣宣佈的:

 

「時勢轉變極快,香港風雲變色,我選擇決斷離開,守衛和延續香港在國際戰線上的成果,同時注定無法重返議會。告別家園是極沉痛的決定,但街頭、議會、國際三條戰線缺一不可……(我)甘願踏出這條難以回頭的路,換取國際更進一步理解香港的狀況,以及更少限制地提出制衡中國威權擴張的倡議,乃是我在26歲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決定……今此一別,尚未知歸途何期……願他朝有幸,半生歸來,仍是那位無忘初衷的少年。」

 

寫出來好浪漫,聽起來好宏大,做出來更壯烈。羅冠聰選擇「犧牲」自己背井離鄉去打國際戰線,而黃之鋒周庭就打算每月就袋十幾萬打議會戰線,至於無名手足,就要屈就一下,在街頭或者赤柱繼續打本地戰線……

 

這,就是「語言偽術」,明明好簡單可以用「走佬」兩個字解釋的行為,他們用波瀾壯闊的「國際戰線」來形容。為什麼是羅冠聰?因為他是耶魯碩士、前立法會議員,你們沒有這些頭銜,所以只能打監獄戰線。

 

當然,語言偽術背後,還有一些大家不知道的真相,就是羅冠聰揮一揮衣袖之後,雖然沒帶走一片雲彩,但,會否帶走「眾志」的捐款呢?

 

「眾志」賣的是孩子和年輕人,所以在每次反對派遊行集會或者大型捐款活動中,總能成為最大的吸金組織,至今已有二千多萬捐款。

 

十日前(630日),也即是香港國安法公布之前,三頭目黃之鋒、羅冠聰及周庭宣佈退出組織,幾小時後「眾志」突然解散,從此,那二千萬捐款不知所踪,沒人交代,也無人再追問。

 

其實,早在「眾志」執笠之前一個月(521日),即是香港國安法納入全國人大會議議程的消息一傳出,「眾志」就立即在網上以「應急」為名發起籌款,更指定用美元計算,結果,這最後一擊「掠水」攻勢,也籌得20萬美金(150萬港元)。

 

如同一切騙案,被騙的錢如撥出去的水,追回無望。因為「眾志」成立的時候申請不到銀行戶口,故所有捐款都是要求捐助人直接把錢存入黃之鋒及周庭的私人戶口,雖然黃之鋒已矢口否認自己戶口有過千萬,但是,「眾志」的錢哪裡去呢?至今仍是個謎。或者,我可以用幾句改寫的詩來總結事件: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只帶走千萬派彩。」


圖片來源:黃之鋒社交網頁

請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4
嬲爆
4
超無奈
9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