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謊言革命
謊言革命

不割席、不分化、不篤灰、齊上齊落、迎難而上、無畏無懼……說到尾,都不過是一句口號。有位前輩說得對,香港有革命的土壤,但香港人沒有革命的勇氣,拋頭顱,灑熱血?口號嚟啫,拋浪頭,灑美金,才是正路。

 

今天,黃之鋒、周庭、羅冠聰宣布退出「香港眾志」,沒有了這三粒叛國巨星,「眾志」這政治組織已經名存實亡,可以冚旗。

 

黃之鋒之流最喜散播謠言,他今天又在臉書上作故事說:「當國安惡法壓境,解放軍演示狙擊『斬首』,在香港從事民主反抗,憂心性命安危已不再是無稽之談。」死到臨頭,都要講個大話,雖說他們中毒甚深,但也要欣賞他們的鍥而不捨。

 

看了一年,我發覺這場所謂的時代革命,其實是一場謊言革命,追隨者一切的喜怒驚瘋,全建基於一個又一個謊言。

 

看黃之鋒今日說到將被「解放軍斬首」,又是典型的驚嚇大話,即使他真的因為觸犯國安法被捕,抓他的都會是國安人員而非解放軍,又即使他罪大惡極到要判處最高刑罰,都會依法辦事被判以終身監禁。全世界的死刑都沒有斬首這回事,一是注射、一是槍決,黃之鋒你用這種字眼就是有心污衊國安法、污衊執法人員。

 

當然,聰明人如你我,看到這些謊言會得啖笑,但入世未深的年輕人一聽就信到足,正如這一年下來廣傳的831寃魂、沙嶺無名墓、新屋嶺輪姦案……最受年輕人歡迎的小說,從來都是這類題材,驚慄片、鬼故事,於是他們一拍即合,迷暈笛一吹起即中招。

 

女兒曾告訴我她的黃絲朋友因為聽得太多謠言,怕警察怕到甚麼程度。有日,她和朋友在等過馬路時看到對面的防暴隊,朋友立即低頭壓低嗓門說:「走,對面有狗!兜路行,別望過去。」女兒奇怪,又沒犯法,為甚麼要怕成這樣?

 

有一次更滑稽,女兒和朋友坐在公園吃雪糕,不遠處的長椅上有個大隻男在低頭按手機,朋友立即神經緊張地說:「走,有狗!」

 

女兒抬頭找:「又哪裏呀?」

 

朋友用眼神指示說:「那邊,是個便衣,扮玩手機跟蹤我們。」

 

女兒問:「又沒制服,你怎知他是警察?」

 

朋友說:「嗅到的,有狗味!」

 

女兒忍俊不禁:「你要看醫生了!」

 

不是一個朋友,是所有朋友都這樣;不是一個女兒,是三個女兒的朋被都這樣,可想而知,他們被嚇到甚麼程度?從一般沒犯事的黃絲年輕人的恐懼反應,又可想而知,領頭那班會怕成怎樣?

 

一場謊言革命,嚇倒大眾,更嚇死自己,可悲更可笑。

 

原文轉載自《經濟通 2020630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53
嬲爆
13
超無奈
9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