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是個悲觀派,為人木訥、愛思考、少說話、不愛做事。2005年出於對記者這一職業的崇敬加入報界,短短數年間,每日跟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物接觸、跑新聞、搶新聞、寫新聞,讓我深入了解自己,也更了解香港。2012年毅然轉職,深信即使時間在變、世界在變,但某些應該堅守的信念不應改變。每天發著白日夢,深信香港會變得更好。
作者其他博評
教協的不堪 教育的失敗
教協的不堪 教育的失敗

香港教育實在有很大問題,而眾多問題中最大問題,就是有一個死不認錯、事事政治為先、堅決為政治而包庇失德教師的工會——教協。教協的立法會代表葉建源,過去一年的表現清楚告訴香港市民,他們雙眼已被「政治有色眼鏡」蒙蔽,愈來愈蠻不講理,為「政治」二字,一切教育理念及原則都可放棄。堂堂教協竟淪落至此,實在令人唏噓。


筆者從來沒有要求教協「支持政府」,僅希望該組織可以做到公公道道。過去一年,多名教師被揭發在個人社交網站發布煽動仇恨言論,問題曝光、教育局及學校介入處理,葉建源卻多次公開聲稱,教師在私人空間有「言論自由」,批評教育局「打壓」。


先不論煽動仇恨根本不屬言論自由,就當這一點不是問題,到底教師這一職業是何時開始倒退成「只係一分工」?沒錯,若然教師「只係一分工」,作為「職員」,除非影響公司形象,否則下班後,當然喜歡幹甚麼就幹甚麼,不違法就好了,公司也管不了那麼多。但請所有註冊教師、請教協中人撫心自問,教師真的僅此而已?


本人的父母,退休前皆為教育界中人,爸爸退休前為中學校長。從小在他們身上,我看到的是「以身作則」、「謹慎自持」。記得他們曾說過,教師下班後仍然是教師,言教以外,身教更重要。換而言之,在筆者父母眼中,即使已下課,教師的行為仍受到一定規限,不可能完全自由放任,因為教師的一言一行,不管是課堂上,還是下課後,都不多不少會影響學生。這番話如今聽來,分外諷刺。


簡單一問,教師下課後可否在街上「大大聲聲講粗口」?能否和友人大談「嫖妓經」?能不能在個人社交網站分享色情資訊、嫖妓指南?能不能鼓吹賭博、甚至支持毒販、贊成吸毒?若果葉建源認為這些都是禁忌,為何煽動仇恨,甚至詛咒無辜的警察子女就不是問題,而是言論自由?


理論不多講,不若看看實際例子。真道書院教師戴健暉,早前被人揭發在個人社交網站上詛咒香港警察的子女「過唔到七歲」,若然那些子女已過七歲,則「二十歲前死於非命」,理由是讓他們和警察父母之間培養了感情,屆時過世,必然令警察父母們有切膚之痛。


掩著「警察」二字,相信所有人都會認同上述言論「極之歹毒」,詛咒未成年人橫死之餘,思慮亦非常周密,懂得「安排」已過七歲的警察子女,到二十歲前死於非命,因為這樣,父母才會「更痛」。嘩,如此「精妙」的「安排」,如果是用於詛咒教協一眾領導,不知葉建源是否堅持仍然是言論自由一部分?


執筆之時,葉建源又有新猷。日前法院宣判,一名教師襲警罪成,法官直言必須判監。葉建源同日被問對事件的回應,他說「判決有很多疑點」、「法官判辭有很多疑點」。請問一句,葉建源憑甚麼如此說?他是涉事暴力教師的代表律師?他要法律專業知識?他事前可有諮詢過法律意見?若然沒有,他作為中文系畢業的教育界代表,憑甚麼說出上述的一番語?是因為有前設,所以可以不必理會法理?


精明的讀者看出教協的問題了吧?沒錯呀,就是「政治立場為先,道理為後」。教協在這班人把持下,永遠只會是個二流工會,而不可能成為專業團體;幸好今日,香港的教師註冊仍然是由教育局負責,若是由教協處理,後果更加不堪設想。


教協專業?「慳啲啦!」


原文轉載自《AM730 2020616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7
嬲爆
3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