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人,曾任《壹週刊》及《東周刊》副總編輯、天地出版社副總編輯及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客席主持人。畢業於香港大學。2010年創辦快樂書房,同時兼任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她在《頭條日報》及《明報》有撰寫專欄。
作者其他博評
暴風中母女情
暴風中母女情

小女兒曾經和我非常親近,常常親嘴和擁抱。如果我晚了下班,或出埠公幹,她會打電話給我,哭成淚人,她的哽咽聲,會把我融化。為了慶祝我的生日,她不惜耗盡豬仔錢罌的一分一毫買禮物送給我,令我感到親情的甜蜜。

 

這幅美麗的圖畫,隨着她踏入青春期,徹底崩裂。她由可以搓圓壓扁的小粉團,變成具鐵般意志的小辣椒。她是環保尖兵,為了捍衛冷氣機鎖死在廿五度室溫,和我爭辯,一時火起,把新買的三星手機當小李飛刀,向我擲過來!我非武林高手,電光火石間接不住,手機倒地碎裂,四千大元報廢。

 

我是家中女王,神聖地位不容挑戰,如今竟有諸侯作反,挑戰中央?當然要鐵腕鎮壓!女兒誓死不從,負嵎頑抗。母女掀起內戰,火藥味濃。老公和長女夾在中間,左右做人難。

 

我感到迷惘,為何我那可愛的小女兒不見了,換來專和我作對的暴風少年?直至最近,小女兒抗議我:你根本不了解什麼是青春期!

 

我深刻反省,對,是我太依戀那個崇拜母親的麵粉團,而不肯接受女兒長大了,我自以為什麼都懂,卻對深愛的女兒的心理一頭霧水。女兒有自己的想法,不是我的2.0。母親不再是她唯一的中心。

 

輪到我要變成麵粉團,可以搓圓壓扁,從母親這高高在上的神壇下來,任由女兒自己摸索人生,不批評,隨時候命,做她的支持者。

 

做母親最難,是放下自我,放下執著,接受女兒變成大人,和我一樣對人生有投票權。只有放手,母女之間才會牽手。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20612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0
支持
2
無計啦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