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緯,廉政公署首位華人副廉政專員兼執行處首長,雖已退休多年,仍積極參與全球的反貪工作,多次獲邀到外國分享反貪經驗,亦是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國際反貪課程的主任及客座教授。
作者其他博評
美國處理示威手法凸顯雙重標準
美國處理示威手法凸顯雙重標準

美國非裔男子弗洛伊德被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警員壓頸致死,事件引發的暴亂席捲23 個州的40 多個城市。到目前為止,至少5 人在騷亂中喪生,超過5,600名示威者被捕。我們可以從此事得出一些結論。

 

最顯而易見的是,某些美國人在評論香港的動亂和他們的本土騷亂時持雙重標準。其中一個廣為流傳的推文出自馬奧尼牧師﹙Rev Patrick Mahoney ﹚之手。他早前評論香港暴徒的抗爭活動時說:「香港示威者的勇氣和熱誠令我深受感動,為了捍衛自由押上一切,美國必須支持他們。」然而,現在評論美國騷亂時,他卻說:「明尼阿波利斯的動亂令我心情非常沉重; 即使面對令人髮指的不公義和種族歧視惡行,也不應該以暴力回應。」原來,在一些美國人的心目中,暴力在美國行不通,但在香港卻是可以接受的!

 

美政客和公眾人物擅搞雙重標準

 

華府的政客和公眾人物同樣擅長搞雙重標準。他們不斷讚揚香港的暴徒,稱他們為「自由鬥士」,但對他們的暴力行徑、蓄意毀壞他人財產和藐視法治之罪行視而不見。但美國爆發騷亂後,美國總統特朗普立即把示威者定性為「暴徒」、「極左激進無政府主義團體」和「敗類」,威脅要派兵鎮壓,並稱一旦出現搶掠,就立即開槍。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曾經把香港的街頭暴力形容為「一幅亮麗風景」。不知道她現在是否在欣賞窗外的華盛頓「亮麗風景」呢!

 

美國媒體和本土政客的口吻如出一轍,把香港警察施放催淚彈描述為「暴行」,但美國警察採用同樣的手法卻被視為理所當然。香港的黑衣暴徒和支持者襲擊持政見不同的人士,大肆縱火和破壞商舖,美國媒體對此視而不見,卻又對本土所發生的暴力行為感到震驚。對傳說中央有可能會派遣武警,甚至是解放軍,來止暴制亂,他們甚為反感,但卻抱怨美國國民警衛隊遲遲不出動平亂。第二,美國的暴徒不是有組織的,他們自發上街、抗議美國社會不公、種族不平等。但是在香港的示威活動卻明顯是有組織策劃,香港之亂背後必然有一個強有力的主腦。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的抗爭人士不限於黑人,許多白人也參與其中。而且,可以看到有大批以英國、歐洲、澳洲和加拿大為主的海外人士聲援美國示威活動。這意味着美國的社會問題已經演變成國際事件,該國存在社會不公及種族歧視已經成為世人共同關心的問題。聯合國安理會應該召開緊急會議,向美國問責!

 

港可放手實施宵禁應對暴亂

 

第三是美國採取嚴厲執法手段。當騷亂惡化時,許多州都毫不猶豫地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並要求國民警衛軍出動協助。美國至少有16 個州、25 個城市已經宣布宵禁。美國警察執法毫不克制,可以看到他們射出大量橡膠子彈,還有警車衝入示威人群撞倒人的情況。美國警察粗暴對待記者,有一位CNN 的記者無理被捕。另有路透社記者在清楚表明記者身份之後,依然被警方的橡膠子彈擊中,還有防暴警察用盾推撞BBC 攝影記者。試想想,如果香港的警察也如此對待示威者,西方媒體一定會大呼小叫。

 

美國當局號稱自己人權至上,可是全世界都目睹了,他們處理騷動的手法恰恰與之相反,香港從中不無借鏡之處。

 

首先,日後如果情況需要,香港政府完全可以放手實施宵禁應對暴亂。第二,如有需要,香港可以請內地武警來港協助執法,這會產生很大的阻嚇作用。這一條可以寫入即將立法的港區國安法中。第三,我們的檢控人員以及法官應參考美國的一宗案例:紐約卡茲岐山的一對姐妹因為向警車投擲汽油彈而即時被控謀殺罪。然而在香港,刑事檢控員處理類似事件要花好幾個月才能落案起訴,並且罪行也相對輕得多。我們的一些法官甚至將這些投擲汽油彈的暴徒稱為「優秀的年輕人」,並允許他們保釋、無須還柙,實在是呵護周至!

 

美國過去看上去還不錯,可是現在正在分崩離析!

 

原文轉載自《文匯報 202065

 

原圖:新華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9
嬲爆
1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