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54億不是起死回生的藥
54億不是起死回生的藥

這幾天大家的焦點,仍在海洋公園的生死存亡,因為立法會財委會正在審議是否批出海洋公園54億撥款。如同一切富爭議的議題,贊成和反對的人都壁壘分明,各有理據。

 

我倒想扯開話題一問:香港人,問問自己,你上一次去海洋公園是幾時?

 

我覺得,我是比較有資格說海洋公園的。

 

我們這一代可說是看盡海洋公園的興衰起落,1977年主題樂園開幕,給全港學生優惠門票,那時候,幾乎所有中小學都組織旅行團入園參觀,我便是其中一員,當年的海洋公園,是一個海洋教育基地多於主題樂園。

 

然後,長大了,跟年輕朋友仔再去海洋公園,除了看魚看海獅看大熊貓,也愛玩機動遊戲,「去玩,去癲,嚟Ocean Park!」這兩句廣告歌深入民心,從前消閒玩意不多,年輕人不是去浪茄游水,就是去海洋公園玩一天,門票不算便宜,但仍算付得起。

 

出來工作搏殺的日子,得閒死唔得閒病,有假期會出外旅遊,到外地其實也會去人家的海洋館,世界各地的海洋樂園各有各精彩,香港的相對之下是落伍了。

 

有了孩子,我的海洋公園歲月又回來了,3歲以下入場免費,3歲至11歲的小童票也不貴,於是一有空就開車帶孩子去看魚。三個女兒對海洋公園的熟悉程度,是連進出香港仔隧道前的廣告牌都背到滾瓜爛熟。

 

2003年沙士,主題公園水盡鵝飛,我們是第一批買年票支持它經營,當然還有迪士尼樂園。孩子說,她們喜歡海洋公園多一點,因為機動遊戲是死的,玩多了會悶;但海洋生物是生的,每次去都有不同體驗。

 

沙士過後是自由行,海洋公園的鼎盛不用多贅了。人多、門票愈加愈貴,紀念品食肆感覺都是搶錢的,漸漸覺得這裏是一盤生意多於教育。

 

後來因為幫忙寫童書,我走進海洋公園的後台,看大小熊貓的保育照顧,原來營運一個樂園,單是照顧動物,開支大得驚人,如果沒有遊客,單靠我們這類本地客根本不能營運。

 

這些年,不再童年的孩子年年仍會去海洋公園,通常是自己生日或者朋友生日,因為生日優惠,所以大家都是免費白玩。

 

所以,如果大家繼續趕客,繼續不歡迎自由行,海洋公園只靠本地人光顧,是死定的了。

 

今天的54億並不是起死回生藥,因為後繼無客之後,54億只會無限loop,欠完一個億又一個億。

 

有朋友建議把海洋公園改建成海洋大學,香港是小島,三面環水,本來有研究海洋的地利,不過香港的大學太多,如果要搞海洋大學,首先執了三幾間市區大學才成。

 

也有朋友建議把海洋公園拆掉來起居屋,整個山頭的地,加上幾面環海,完全夠地方建一個太古城規模的屋苑,屆時明日大嶼計劃可以收檔,社會又少了一個爭拗點。

 

因這裏已有港鐵站,交通配套齊備,起樓真的有得諗,到時留一個大魚缸、留下海馬標誌和登山纜車做集體回憶,屋苑就叫「海洋花園」吧!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520

 

原圖:中通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9
唔係呀哇
1
驚訝
7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