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兩種大場面
兩種大場面

在網上看到一個笑話,非常啜核:「幾個月前,三十歲都是『孩子』;昨晚之後,十三歲已是『大人』。」

 

說的,是母親節那天在尖沙咀海港城被捕的一個十三歲「記者」陸同學(其實此小子並未足十三歲)。一件沒有解釋餘地的荒唐事,反對派都可以把龍門搬到大西洋,把事件演繹成濫暴、妨礙新聞自由、警察蝦細路……更恐怖的是,陸同學的母親一臉雀躍地告訴記者是她鼓勵孩子「去見見大場面」;有老師更寫公開信力撐:「世界因你會變得更好」。

 

我想告訴這母親、這老師一個故事,故事裏的年輕人會讓你們看到,什麼才是世界因你變得更好的大場面……

 

十八歲的朱如歸是陝西一個中五學生,他跟陸同學一樣,喜歡看新聞、關心時事。那天,他看到一張鍾南山院士在高鐵餐車上小眠的照片,圖片說明是:抗疫名將臨危受命趕赴武漢打疫戰,鍾南山告誡大家近期不要去武漢。

 

小伙子心想,一個八十多歲老人家都衝到一線去了,我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於是當下決定:「我要去湖北當志願者」。

 

一個十八歲學生能做什麼?朱如歸沒有在大場面扮記者充醫護,他說:「去不了醫院可以去社區,我可以去送菜、搬東西,錢出不了,技術出不了,我可以出力。」

 

大年初一,小朱瞞着母親說去同學家玩幾天,拖着行李箱就這樣出發了。火車、公車、再徒步走了110公里的路,終於來到湖北,因武漢已封城,小朱就在他落腳的孝感市停了下來。彷彿是天意,孝感動了天,這小鎮剛剛有一所接收新冠肺炎病者的定點醫院人手非常緊張,小朱決定留在這裏當志願者。

 

在醫院工作了幾天、熟悉了流程,朱如歸申請進入隔離病房,幫忙為病人送餐、清潔,幫他們翻身、如廁,觀察危重病人的生命體徵……隔離服一穿就要不吃不喝六小時,小朱不單不言累,他覺得他年輕,還可以多做點事,就是讓病房點燃生氣。

 

於是小朱開始學方言、講笑話,令死氣沉沉的病房氣氛熾熱起來。小朱認為病人的心理質素很重要,整天想着死路一條,就真的會走進絕路。

 

連續在隔離病房奮戰了三十天,醫院強行勒令朱如歸停工休息。走過死亡蔭谷,跨過成長長河,小朱回到家鄉,有人讚他英雄,有人責他任性,小朱回應說:「我只是做了我所能做的全部。」

 

看陝西小城這位耀眼少年,再看看香港暴動現場的荒唐「小記」,只想說句,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瘋則城毀。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513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

 

瀏覽我們的IGhttps://www.instagram.com/speakout_hk/?hl=zh-hk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1
嬲爆
24
超無奈
6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