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展,執業眼科專科醫生,擔任多項公職,包括香港眼科醫學院院長、香港執業眼科醫生會會長、香港醫學會副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並任智庫組織「香江智匯」副主席。
作者其他博評
反對派挑釁不斷 中央忍無可忍
反對派挑釁不斷 中央忍無可忍

反對派議員的惡劣行為似乎隨着疫情逐漸過去而「恢復」常態,甚至變本加厲。內務委員會在公民黨郭榮鏗濫用主席霸權,配合其他反對派議員不停進行毫不相關的發言,至今立法會已停擺6個月,荒廢16次會議。郭榮鏗大言不慚公然說「拉布」就是為了阻止《國歌法》的通過。

 

攬炒不只阻礙國歌法

 

回到2017年中,在全國人大審議《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草案)》之際,香港社會在反對派議員的煽動下對此事毫無尊重,球迷在球賽前奏國歌時照「噓」不停,當時已被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的李飛批評為「危害國家」。隨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於2017114日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立法會應盡的憲制責任就是盡快完成該法的本地立法工作。至今兩年半過去,法案仍然懸而未決。

 

反對派攬炒伎倆已經不是第一次上演。平時立法會中為一己政治利益而「拉布」阻止關係民生的撥款通過已經是「家常便飯」,但說到近年反對派攬炒「巔峰之作」就不得不提2013年至2015年的政改。當年經過多方斡旋、商議,中央已授意全民投票且較為符合廣泛利益的方案,即是由1200名提委會成員選出23名特首候選人,再交由全港500萬名合資格的選民以一人一票選出。不知反對派是貪勝不知輸,又或者是認為個人贏得政治本錢重要過全港市民利益,堅持不符合《基本法》的「公民提名」,甚至不惜煽動舉世震驚的非法「佔中」,令香港幾乎停擺近半年。結果如何呢?一拍兩散,政改方案最終被無情否決,中央失望至極,500萬選民離普選特首只有一步之遙。

 

雖然當時沒有「攬炒」這個詞語,但這行為就是攬炒。向來政客要懂察言觀色,把握風向,適時進退,但反對派卻不懂此道,只知莽夫般突進而不知妥協,一次又一次挑戰中央底線,令香港陷入無窮無盡的棘手問題中。郭榮鏗只是其中一例,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已明言,立法會9月換屆,一旦反對派奪到過半數議席以上,就「唔會客氣」,如果未來政府不滿足他們的要求,就立刻否決所有撥款申請及《財政預算案》。完全將香港未來視為自己政治籌碼。那麼又是什麼利益誘惑他們騎劫香港的未來呢?從李柱銘、郭榮鏗、羅冠聰、黃之鋒之流與某些反中國的外國政客相交甚密也能窺探一二。

 

破壞香港繁榮穩定,阻礙香港經濟社會發展,這些不斷衝擊底線的行為都令中央氣憤。有人會說香港剛剛回歸時中央很放手,不似現在關注、緊張香港局勢。的確如此,《基本法》賦予中央管治香港的權利,所以九七回歸之後的一段很長時間內,香港享有的自治程度非常之高。中央「不管就是管好」的說法曾經廣為流傳。原因是什麼呢?我們不妨回想,當時香港有沒有人大張旗鼓搞「港獨」?當時有沒有人以香港經濟發展為賭注「佔領中環」?當時有沒有人製造炸彈襲擊警察?在地鐵縱火?當時有沒有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無休止「拉布」?甚或勾結外部勢力?反對派不知進退,不斷衝擊底線,中央怎可能束手就擒?

 

筆者在此勸告反對派,不要繼續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斷挑釁中央,令中央忍無可忍重拳還擊。中央可以隨時收回很多賦予香港的權力,因為香港憲制上是沒有任何剩餘權力。屆時只會攬炒到輸清香港的繁榮穩定,以及享用了23年的高度自治,拖累全香港市民,恐怕屆時反對派的頭頭會一走了之,只剩下一個爛攤子!

 

原文轉載自《報》 202059

 

原圖:中通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6
嬲爆
2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