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美國抗疫一敗塗地?
為何美國抗疫一敗塗地?

本文作者為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前系主任雷鼎鳴


特朗普政府在控制疫情上可算是一敗塗地。本文執筆時,總確診個案已直逼一百二十四萬,等於世界的三分一,死亡人數也高達七萬三千人,高踞世界第一。以每百萬人口比例計,美國的死亡率是中國的七十三倍,香港的四百三十六倍。 


這是使人震驚的數字,美國科技先進,醫學發達,社會高度發展,為何有此下場?當然,我們可注意到,根據Legatum的排名,美國醫療制度及人民的健康,全球只排第五十九,而我們常埋怨的香港,排名第六,中國則二十。排名低是果,不是因,我們尚需評估美國抗疫上的優勢與劣勢。這種評估本來與香港及中國的關係不大,但在今天特殊的國際形勢下,其影響卻可以異常巨大,這也是為何我要多次討論美國的原因。

 

美國顯而易見的劣勢是領導層不靠譜,中國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已把疫情向世衞通報,今年一月三日也通知了美國,一月二十三日武漢封城後世界又怎會不知中國疫情嚴重?況且中國當時還每天開記者會發佈新情況。特朗普也許另有計算,美國也只是幸災樂禍,不但沒有援助過中國,還滿腦子的想着如何利用形勢打擊中國,白白浪費近兩個月無所作為,這狠狠地應驗了驕兵必敗這一千古真言。

 

至於後來特朗普叫人研究喝消毒水能否治病,倒是反映出他的智商比不上從前看粵語殘片長大的港人,通過這些電影,喝滴露自殺的劇情早已深入我們的認知中。有此領導,又有納瓦羅等奸臣經常大放厥詞,說中國掠奪美國的口罩後又再高價賣回美國謀取暴利,卻不提美國頂多賣了幾百萬個口罩給中國,但中國賣給美國的,早已超過二十五億個,此人的經濟學位不知是如何取得的。

 

不過,我一直認為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它被人帶到出了軌,卻不代表美國人民沒有高尚的情操與力量。紐約市已是疫情震央,美國雖也有些醫護人員貪生怕死,但要知道,全國各地也有七萬八千名醫護人員冒死湧到紐約幫助,不讓到武漢支援的全國醫療人員專美。有此種情操的,又有世界一流的醫療水平與科技,為何還不足以抵銷特朗普政府領導不力所帶來的影響?

 

這有兩個深層次的問題。第一,美國人性好個人自由,除了一些較受宗教影響的人之外,對他人的死活較不在意。這個疫症暫時還未有疫苗,也無可靠解藥,傳染性又高,應對之道已由中國內地及香港經驗一早顯露出來。人多感染時要大力限制人與人的接觸,感染人數較少時則可靠檢驗及追蹤器等手段把帶病毒者分隔出來。

 

美國因為開始時已在驕兵,感染人多,只有較倚賴封城、減少社交接觸、戴口罩、洗手等手段,但一用上各種隔離方法,很多美國人都受不了,以為這是在侵犯他們的自由。他們若要去死,的確有其自由,但他們不戴口罩四處行走,卻有播毒的可能,妨礙了別人生存的權利。此種只顧自己自由不理他人的心態,不易根除,這便大大影響了抗疫。

 

第二,美國不少地方的人民都嚷着跑出來復工,但美國從四月初至今,每每新增案例稍為下降,特朗普便說高峰已過,但隨後新增感染人數又再上升,如此模式,已出現了五次,到今天,每天新增案例仍在兩三萬之間,尚未能見到顯著向下的趨勢。在此種情況下解禁,情況與內地及香港極不一樣,只會又有大爆發,復工如何可行?但若細想美國人民的處境,他們亦有不得已的苦衷。

 

據《紐約時報》四月二十三日一篇報道,美國低收入人士中有七成七並無可支持三個月生活的緊急資金,中等收入的百分之五十二人沒有,連高收入人士一旦失去工作,也有兩成半捱不過三個月。皮尤(Pew)的調查,也有類似結果。美國人都是月光族,每到月尾便等出糧,此種只求借錢不喜儲蓄的理財之道,使他們根本難以應付危機。既然如此,封城一兩個月後總會有大批人經濟上頂不住,快要斷糧,他們又那能躲在家中隔離避疫?不知這次慘痛教訓能否使他們以後懂得節衣縮食儲蓄的可貴?

 

今年是大選年,特朗普雖要面子,但其境況是不堪的,其唯一解救之道便是向中國甩鍋,以求轉移視線,其傳媒也頗樂於配合。只要看看蓬佩奧近日自相矛盾,不理會科學家所知的事實,胡言亂語地說武漢實驗室如何如何,便知美國已無底線。為尋求更多轉移視線的機會,不能排除他們又會在香港挑起暴動。中國政府對此應有戒心,對港的手段會轉向堅決,未來一段長時間,任何和諧政策在港都恐會遇上困難。

 

原文轉載自《頭條日報》 202058

 

原圖:中新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9
嬲爆
7
超無奈
2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