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拜登
北京拜登

本文作者為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黃永


雖然特朗普在最近一次蓋立普民意調查(評定他過去三星期的表現)的民望大跌7.5%,更令他的民望淨值由3月下旬的+4%下降至上周的-11%,但全球最大型的博彩公司仍看高特朗普一線:截至剛過去的周日,他勝出今年總統選舉的賠率為一賠2.02,拜登則為一賠2.28

 

從傳媒研究的角度,特朗普最大的優勢是能夠搶盡曝光:每天的疫情簡報會令他可以隨時調整或修正自己的說法,宣傳力度明顯遠遠大於拜登。眼見拜登的籌款能力暫時相對弱,支持特朗普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AC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便決定上周開始大灑過千億美元播出抹黑拜登的政治廣告,且一出招就連續兩輪攻擊。第一波的主題為「拜登跟中國太友好,勢危害美國」(Biden - Dangerous for America);第二波則是特朗普慣用伎倆:替對手改花名──#BeijingBiden──也就是「北京拜登」。

 

花名一旦琅琅上口,民眾對該政治人物的固有印象就極難轉變。4年前,特朗普就是用同一招,先高呼「奸詐希拉莉」(Crooked Hilary),再利用她處理電郵不善一事借力,群眾便跟隨特朗普再大叫:「Lock her upLock her up!」(鎖上她!鎖上她!)──不用法庭,公審已成。如今Beijing Biden也是同樣道理,加上兩個詞語也是由B- 開始,或許網絡廣傳的力量較上回更厲害。

 

香港人對這種改花名的政治伎倆絕不陌生。2012年的所謂「豬狼之戰」,令唐英年和梁振英被套上永不磨滅的公眾印象框架。而來到今天,自然還有「永遠的奶媽」──林太這個形象,在去年反修例運動期間,就連《紐約時報》也有報道。至於最近建制開始標籤泛民為「攬炒派」是否有用,則尚是未知之數。

 

「改花名」這招毫無疑問極度「小學雞」,但卻如小朋友鬥嘴般,往往是先出手者佔上風:因為對手多數不想把自己降格到那麼低的層次,繼而互改更多花名,無日無之。不少輿論認為美國民主黨近年長期處於劣勢,原因正是桑德斯或拜登之流均未懂放下身段。若先叫特朗普Dumb Trump(蠢鈍特朗普)再高呼Dump Trump(拋棄特朗普),游離選民(尤其低收入階層年輕白人)轉向投票予民主黨的可能性,應該會更大。

 

現在特朗普打出「中國牌」,拜登可以怎回應?民主黨還是以「奧巴馬牌」迎戰──拜登的還擊廣告,主調是他作為奧巴馬的副總統時,已經設立予一套極為完善的預測疫症系統,更有不少駐中國的疾控中心專家,在內地收集第一手資料;然而此系統被特朗普削掉,而駐中國人手亦大減超過三分二──換言之,拜登今次選舉主要訊息,是指出在特朗普未就任總統之前,美國原本是多麼的美好。

 

原文轉載自《信報 2020420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4
驚訝
2
超無奈
4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