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區議員,本身是註冊社工的他,出身於工會家庭,在父母薰陶下立志以助人為己任。喜歡攝影,期望有一天可以走遍世界每一個角落,將世界各地幽美的景色盡收鏡頭之下。
作者其他博評
就業雙重打擊 政府不能漠視
就業雙重打擊 政府不能漠視

自從上年「泛暴派」持續暴力破壞, 香港多個行業的從業員開始面對停工和失業;到新冠肺炎肆虐,無數企業停業、結業,無數打工仔女停工、失業。本港就業市場可以用哀鴻遍野來形容。但仍有政黨依然政治行先,威脅政府,全力爭取要令香港的撥款不能通過、議案不能通過,務求癱瘓政府、全港「攬炒」,為政治私利不理民生死活。議員朱凱廸更揚言香港人要有跳崖的勇氣,這些人薪高糧準,吃盡人血饅頭,既離地亦冷血。

 

環觀其他受疫情影響的國家,均制定了扶助企業、保就業的措施。例如新加坡政府已推出第三輪紓困措施,其中包括向所有聘請新加坡員工的企業,提供每名員工75%的薪酬補貼,所有本地員工首4600坡元(約2.5萬港元)薪金可獲補貼,即使員工薪金超過4600坡元,僱主亦能獲得每名員工高達3450坡元(約1.9萬港元)的補貼。又例如英國、法國,為避免因疫情影響而出現裁員潮,政府向企業提供資助,代付僱員薪金,資助的比率分別為80%70%。丹麥也有類似的補助,向計劃裁員超過30%50名僱員以上的企業提供援助,支付75%90%人工,上限為3萬克朗(約3.4萬港元),為期3個月。

 

香港特區政府在1月份因應黑暴衝擊,推出了的10項民生政策新措施,當中不少是長遠的項目,並不能即時提供濟助。其中雖有一項是為失業人士提供有時限的「失業現金津貼」,勞福局長為求減省審批程序,其後亦改為直接向每個合資格的職津住戶和設入息審查的學前和中小學學生資助住戶,提供一筆過的特別津貼,對於低收入人士可即時稍解困頓,但對於廣大被減薪、裁員的僱員來說,未必申請過職津、學生資助等,未能受惠。到2月中,當局推出300億元的「防疫抗疫基金」,卻優先照顧老闆,僱員受惠不多。

 

上周政府公布第二輪抗疫措施,推出800億元「保就業」計劃,向僱主補貼一半工資,以保留其僱員,而僱主則須承諾不會裁員,概念與外國計劃相近,但因沒有訂明不可減薪,僱主為求減少支出,可以按早前申報薪金申請補貼,亦即是僱員在這艱難時刻,仍可能要接受減薪之痛,但僱主卻攞盡津貼,有違補貼政策的原意。

 

對於失業人士,當局只讓他們申領失業綜援,把資產限額提高一倍,但即使放寬了資產上限,許多失業人士仍不合資格申請,亦因標籤問題,不願申領。

 

優化失業津貼 設緊急援助金制度

 

因此,工聯會建議優化「失業現金津貼」,向每名失業/停工/無薪假超過一個月的打工仔女,發放金額9000元,最長6個月。按現時13萬失業人士計算,開支大約70億元。同時亦應向飲食、零售、酒店、交通運輸及民航等重災區僱員,額外提供一次性1萬元現金補貼,涉及款項約為100億元。

 

為填補失業援助措施不足的政策漏洞,當局必須建立緊急失業援助金制度,向符合資格的失業工友提供援助。工聯會建議以工資中位數八成(2019年第四季為1.5萬元),作為發放失業援助金上限,最長可申請6個月。

 

為協助失業人士渡過難關,工聯會作為民間團體尚且盡力實踐,本星期陸續向5000名成功申請者發放3000元「緊急失業慰問金」,正所謂幫得一個得一個。可惜,勞福局長看不到打工仔女的苦况,只着眼於要求社會考慮如果成立「臨時」失業援助金,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要如何處理,又如何處理供款等問題,更加推說失業救濟金遠水不能救近火,所以不同意成立。打工仔手停口停,對於勞福局冷冰冰政策邏輯,只能無言以對。

 

原文轉載自《報》 2020415

 

原圖:中通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
嬲爆
1
超無奈
1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