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關頭 兵貴神速
抗疫關頭 兵貴神速

本文作者為香港醫務委員會執照醫生協會理事王喬峯

 

根據世衞實時數據顯示,截至本港時間330日零時,全球確診新冠肺炎個案超過63萬宗,當中包括3萬多宗死亡病例。全球已有202個國家地區出現新冠肺炎病例,美國累計確診人數已超越中國和意大利,居全球第一。其確診個案增至超過14萬宗,死亡人數直迫2500人。

 

特朗普正式簽署批文,鼓勵全球各地的醫療工作者前往美國,協助美國抗疫。尤其渴盼具有治療新冠病毒經驗的醫生,歡迎他們去就近的美國大使館申請簽證。美國為醫療人員提供了2種簽證,第一種H簽證,給予護士等護理人員,可以作短期居住;第二種J-1簽證,則是專門提供給醫生,並可以居留7年。申請人可以搭乘美軍運輸機、甚至航空母艦抵達美國。看似非常吸引,但分分鐘要面對防禦裝備短缺、外緩法律保障不足,不給予USMLE永久行醫資格,也不是永久居留權。所以各位杏林先鋒千萬不要期望過高。這個政策倒讓人聯想起古羅馬帝國崩塌前夕,到處招募僱傭兵戌守邊彊的畫面。

 

回首細看中國的宏觀戰略——封城防止流出,鎖國防止滲入。先封鎖武漢湖北兩個月,大大減慢病毒散播的速度,保障全國各省醫療系統的正常運作,隔離治療漏網到其他省份的患者。調動逆行醫護,搶救湖北。同時培養實戰經驗,讓他們回歸後能擔當先鋒,為各省應對疫情全球爆發儲備寶貴人材(才)。兩個月的果斷封城,讓中央有效調配醫療資源拯救重症患者,隔離輕症或帶菌者,讓他們建立抗體、失去傳染力。可惜各國政府沒有引起足夠關注和提早制定應對方案,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全球爆發。起初世衞評估新冠肺炎的全球死亡率約3.4%。一般而言隨著我們對病原體的認識加強、裝備人手的提升,死亡率會逐漸降低(沙士和武漢的疫情都如此)。然而隨著各國醫療系統超出負荷,死亡率正不斷上升,故我國果斷採取封關措施防止帶菌者流入。

 

作為一個國際性大都會,香港是我國對抗全球爆發的橋頭堡,香港政府的抗疫工作對香港市民以及國家安全都是責無旁貸。隨着確診數字的慢慢上升,未來兩個禮拜將會是壓制病毒在社區爆發的關鍵時刻,政府必須採取果斷措施。


現時政策如出入境的限制,對入境人士的強制性家居隔離,禁止4人以上在公眾地方聚集,提高食肆的衞生,要求遊戲機中心、浴室、健身中心、戲院及供租用舉行社交聚會的場所停業兩星期等,都是必須而且需要深化執行。

 

很難想像麻雀館這種人員密集、空氣壓迫、容易在摸牌過程中造成接觸傳染的非必要娛樂,竟然可以不用停業,是有何根據?另外,考慮禁酒時更應該考慮對蘭桂坊等出現過病例的酒吧街進行短暫封鎖以及大清洗。以一個醫生以及香港市民的角度來看,禁煙比禁酒能更加有效對抗肺炎:試問你在街上處處碰到沒有戴口罩的人不正是在吞雲吐霧嗎?對於違反隔離令的人士,政府必須處以阻嚇性刑罰,包括即時入獄(並準備好相關隔離設拖),以及對舉報人士提供獎金等鼓勵。逮捕違令者當然需要執法人員,所以必須提供足夠相關訓練以減少因為執勤、逮捕時出現的感染風險,防止紀律部隊出現爆發情況。

 

另外,政府要繼續聽取專家分析,充分參考以往沙士以及我國今次應對疫情的經驗。同時評估使用大數據的可行性,以支持、追蹤隱形患者,及早控制病毒傳播。對於前線醫護人員,政府要予以體恤。對於私人執業醫生,政府要予以快速檢測途徑支援。團結士氣,準備長期作戰,這場仗可能是一年以上的抗戰。醫護人員每天帶着N95(真是鼻梁都會塌下!)等重裝備、身心疲累。回家還要顧慮會否帶菌給家人,或者需要長期入住宿舍等隔離設施,真是有家歸不得。加強保護裝備儲備情況的資訊透明度,與祖國相關部門及早商討後備方案及替代裝備認證、呼吸機後備供應等可能性和可行性。(以美國為例,特朗普就動用了總統特權,要求徵用通用汽車生產線優先生產呼吸機等醫療用品。)

 

縱使香港一直奉行大市場小政府政策,但在艱難時刻政府必須發揮領導作用。對於受疫情影響的商戶及中小企,應積極考慮合作方案或購買其服務商品等,用來支援弱勢社群、劏房户、獨居長者等。政府尤其在戰略物資、生活必需品以及口罩供應、價格上的處理,必須拿捏準確。相關用品入口的數字並不代表市民手中的貨物的數量。政府必須在物流、配套等方面與財團、政黨、地區組織緊密合作、互補所需、動員人手,確保物資能落到基層市民手中。要知道抗疫的下半場——物資、經濟就是民心。

 

原文轉載自《點新聞》 2020331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0
驚訝
1
點算呀
0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