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回到小農社會的落後
回到小農社會的落後

一場瘟疫、一次選舉,徹底暴露了香港一個大問題:科技落後。

 

先說瘟疫。

 

這幾天,大家不斷發現各區出現戴着檢疫手帶四處去的隔離者,有到食肆用膳的、有去超市買東西的、有穿着比堅尼去沙灘、有在會所打網球、還有跑步的、逛街的、搭地鐵的……這些人,都是大模斯樣露出手帶無所忌諱,想像一下,當中還有多少穿着長袖衣把手帶藏起來不讓我們看到的隱形隔離者?


「監察手帶」四個字,讓人感覺好高科技,但原來,跟醫院的病人手帶沒兩樣,只是多了個二維碼,讓你可以用手機掃掃,然後監察你的手機,當然,如果你要放下手機通街走,是沒人管得了的。說到底,只講個信字,一點都不科學,難怪這麼多不負責任的自私鬼四處去,挑戰這檢疫機制。

 

我以為,監察手帶如同天眼,追蹤着你所去之處,一步出家門,執法者就會掩至……原來,我想多了,這手帶,真的只是一條手帶。

 

當我們仍沿用古老方法來玩現代遊戲,出貓特攻隊的出現是理所當然的事了,正如我要說的第二個例:選舉。

 

去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出現了各種各樣的選舉投訴。朋友夫婦一直是選民,次次都投票,但這一回,丈夫投了,太太卻投不得,因為票站職員說:找不到她名字,她的選民資格已被取消。幾時取消?怎樣取消?不得而知,總之那一票就是沒有了。

 

我記得我去投票時,看到職員拿着我的身份證在那本大簿上做號碼對照,找到了,再用鉛筆間尺把名字塗了,然後遞我選票和印章,叫我躲進小格子裏,不偏不倚在心水選擇旁邊蓋下那印,然後,吹乾,摺疊、投進箱子……那一連串投票動作,我心裏一直暗罵: 「怎麼如此落後?」

 

雖說過去投票一直如是,但世界一日千里,當內地機場刷個臉就可打印出登機證的突飛猛進,你就會發現,我們這種印尼小村落式的投票模式是多麼落後和失準。是的,這種全人手投票、數票的方法一定不會百分百準確,更提供許多出貓造假的機會。上次區議會選舉,在葵芳選區就發現,收回的選票比派出的選票多了60張;觀塘利安選區點票時竟發現混了一張來自東區翡翠選區的選票……這些「幽靈選票」是明顯的舞弊,但選舉過後大都不了了之,然後下次選舉又有人再重施故伎。

 

杜絕作弊,最好的方法是用人工智能,為什麼不能掃一下身份證確認身份就按個鍵投票?什麼年代了,還用紙筆墨硯?九月立法會選舉如果不改變這種小農社會落後投票法,用科技堵塞作弊的漏洞,建制再敗之結局,可以預見。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325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0
點算呀
15
驚訝
5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