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媒人,現任職顧問。足跡遍佈中港兩地,對國情有深刻了解。雖已離開傳媒,仍愛爬格子,閒時點評天下。
作者其他博評
大狀撐攬炒 自食其果財爺難救
大狀撐攬炒 自食其果財爺難救

觀看財爺陳茂波宣讀《財政預算案》的直播,當宣布18歲以上港人將獲派一萬元時,立法會議事廳中隨即傳來歡呼聲。經歷大半年黑暴運動衝擊、新冠肺炎雪上加霜,香港經濟斷崖式下挫,結業、裁員陸續出現,前路茫茫,市民大眾覺得最實際是收cash(現金)  ,完全可以理解。財爺今次「大開水喉」,豪擲1200億「以紓民困」,受惠者應為歷屆最多。不過,對於「食慣大茶飯」的大狀來說,由力撐黑暴「攬炒」香港,到今天自己也受「攬炒」所害,「齊齊無工開」,「大狀會」逼不得意寫信向政府「求救」,實在一大諷刺!不知紓困措施可幫助他們多久?但也提醒大家黑暴一日不止,疫情過後,香港不知還要「衰」多久?

 

經濟嚴冬 無人倖免

 

有報道指,有私人執業大律師「零收入」,連年資較深的大律師都叫苦連天,再不開庭,就「無錢交租」;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早前就致函給律政司及法援署,要求盡快「出糧」給政府外判的合約法律人員,讓大狀度過寒冬;據報戴啟思還向公會成員發通知,叫他們「隨時應變」,以外聘為檢控人員身份協助法庭處理積壓案件。堂堂一個大律師公會主席,要厚著面皮幫忙「追數」、「跑數」,又做Sales (推銷員),情何以堪?!

 

縱容黑暴 害人誤己

 

筆者早就在此欄目提過,黑暴「攬炒」香港經濟,和港人「攬住一齊死」,很可能會成功。事實上,早在疫情發生前,早有不少食肆向筆者表示,過了農曆年沒起色就要結業了,疫情的驟來,只是加速了「攬炒」。財爺開倉派錢,基層打工仔以至現在「零收入」的大狀,都是受惠對象,但部分法律界人士,尤其是一直與暴徒「同行」的大狀們,他們與基層打工仔大有不同,公眾不可不知。打工仔女在黑暴運動期間生計大受打擊,有些被減人工、被裁,有些老闆都結業了,想共度時艱都不能,甚至三餐不繼;偏偏有些所謂法律界精英在黑暴運動演得最烈、基層生活最苦時,卻不斷發聲支援黑暴,甚至表面說為參與黑暴的年輕人提供免費法律支援,但真正要打官司時,沒有法律援助金或數萬元一堂的訟費也不會接那些官司。至於被「攬炒」所害的基層打工仔女的死活?他們更加沒出過半句聲。如今因為真正成功「攬炒」了,自己也身受其害,才明白「無工開」之苦,可謂死有餘辜!

 

如果反對派大狀們、政客們,沒有為黑暴「背書」,沒有力挺破壞法治的暴徒,沒有叫律政司不告違法者,沒有贊同有違法治的特赦論,黑暴之火可能早已熄滅,小企業、打工仔女不會有今日的苦。未來數月,結業潮和失業潮還會持續下去,這些大狀、政客,除了叫財爺打救,還有何良策救香港?

 

黑暴不停 「開倉」無用

 

要知道財爺派的也是香港納稅人的錢,因為黑暴加上疫症,今次多花了最少1200億元,只可以說是「吊命」,倘若黑暴在疫症過後又活躍起來,繼續打爛香港,政府還可以開幾多次倉?放幾多次「水」,香港還捱得到多少次「攬炒」?

 

原文轉載自《星島日報》2020227

 

原圖:文匯報、RTHK、中通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12
嬲爆
4
超無奈
3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