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我是一口小小螺絲釘
我是一口小小螺絲釘

奧斯卡頒獎典禮其中一個表演環節,是由十國女歌手一同獻唱動畫電影《魔雪奇緣2》(Frozen 2)的主題曲《Into the Unknown》,包括美版的Idina Menzel、日版的松隆子,和來自丹麥、德國、拉丁美洲、挪威、波蘭、俄羅斯、西班牙、泰國的歌手,她們各自以自己的語言唱出此歌。因為人數眾多,就像一貫群星大合唱,雖然粒粒巨星,但聚在奧斯卡這世界舞台上,大家都是一粒塵,每人只唱得一句。

 

女兒看完嘩然: 「山長水遠搭飛機來唱一句?」

 

台上的異國歌手我不認識,我只認得日本那個大明星松隆子,但我明白為什麼她們貴為各國巨星也願意千里迢迢來唱一句,因為這可能是一生唯一的一次機會。

 

作為歌手,能踏上世界聚焦的台板,即使只是幾秒鐘,已是畢生榮耀。正如一個醫生,能遇上世界聚焦的大疫症,再能參與其中,即使只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小角色,已叫你人生無憾。

 

那天,我看到一張感人照片,是懲教署義工們在羅湖懲教所開動機器趕工造口罩的畫面。因為這個監獄口罩工場的囚友工作至下午四點便要收工,為了加速口罩生產,懲教署員工及退休懲教員都自動請纓在囚友收工後來當義工,繼續開動機器趕製口罩至晚上十一點。照片中全是戴着口罩、穿上防菌衣帽、分不清階級、看不清誰是誰的義工,其中有對大耳朵讓人眼熟,原來竟是開了一整天工的懲教署長胡英明。

 

署長一下班就趕到羅湖做個工廠小工,為全國火併中的一場疫戰當一口小小螺絲釘,奉獻精神叫人敬佩。署長說,同事為了多做口罩,晚餐都吃得特快,三扒兩撥吃完就開工去,連廁所都不願去,場面感人。

 

這些奉獻,沒有額外收入、沒有傳媒報道,監獄不能用手機,即是說連帖上社交媒體討「讚」的機會都沒有,懲教所內每晚默默開工趕貨的義工,為的,就是要對得起自己、對得起這時代。

 

昨天,又看到另一則動人留言。瑪麗醫院肝臟移植外科主任、也是深圳港大醫院院長的盧寵茂教授透過手機給醫科學生傳訊息說:「我會離港赴深圳打這場仗,這是我的職責亦是我的榮譽。」

 

實在肅然起敬,尤其這邊廂幾千醫護罷完工又再有另一波人醞釀接力,盧醫生這種只做不說的義無反顧,和不罷工醫護「一個頂廿個」的堅守崗位,就是這場疫戰的一粒粒小小螺絲釘。

 

盧院長語重心長說: 「我們的敵人不是武漢,是病毒。」對的,大敵當前,任何人的參與,無論是什麼崗位,都是一分力量,歷史未必會記下你名字,但有份締造歷史、成就將來,就是對自己人生最好的交代,對下一代最好的身教。

 

原文轉載自《大公報》 2020212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31
好正
12
心心眼
18
支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