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香港知名專欄作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曾任編劇、教師、記者、周刊副總編輯和雜誌顧問,著有《怪獸家長》一書,文章深受港爸港媽歡迎。
作者其他博評
嚇人不需要用真鬼
嚇人不需要用真鬼

我住在山上,窗戶看出去就是上山的路,兩旁樹木茂盛,行人稀少,可以十幾分鐘都沒看見一個人影。偶現人煙,不是遛狗,就是散步。這是一個極度空曠及人流稀少的社區,但奇怪是,靠窗外望,幾乎所有過路人都戴上口罩,包括遛狗散步那些。

 

我一直想,香港人是不是恐慌得過了頭?

 

醫生之言要聽,但也要配合自己身處甚麼環境甚麼狀態。行山戴口罩、自己一個人開私家車戴口罩……怎看,都是有點多此一舉。

 

有朋友真的每4小時換一個口罩、吃完飯丟掉原來那個再換新的,我說你這樣消耗,多多口罩都不夠用。這是身處高危醫院的用口罩標準,不該是每個平民百姓的生活標準,試想想一個人如果每天換三個口罩,700萬人一天就要消耗2100萬個,瘟疫未來,另一場垃圾災難已爆發。

 

最近看到一段網上留言,希望大家不要搶購酒精棉片,因為那是每日需要打胰島素針的糖尿病人的必需品,請搶購者把資源留給有需要的人。又看到一段內地新聞,安徽省合肥市一女市民用噴霧酒精把全身消毒後,走進廚房做飯,不料酒精引發爆燃,女士全身燒傷。

 

有時候,緊張過了頭,會引發另一場災難。

 

記得年前有一位微生物專家在電視上教大家如何清潔水果,他的洗葡萄方法是,用洗潔精把葡萄逐粒清洗,以除去農藥。我看完心生疑問,洗潔精不也是化學品嗎?用一種化學品除掉另一種化學品,是治本方法嗎?

 

我明白人有很多種,有些天生是緊張大師,有些天塌下來當蓋被,疫情洶洶,四方八面又湧來專家之言,加上有心人故意挑撥製造恐慌,於是今日香港人人都神經質地以為自己已活在疫埠。

 

經歷過沙士,經歷過8個月前的黑色暴亂,我們應該學聰明點,有些恐懼,不是我們天生的,是被人挑動的。我在街上碰過不少搶購口罩人龍,那些一邊排隊一邊罵政府的面目,跟黑暴時期那些旁邊戲子根本就是同一批人。街上擺檔要找人做「媒」,排隊人龍一定也少不了「媒」。

 

其實,愈來愈多專家質疑現在那種任何場合都要戴口罩的說法,看看街上路人,幾乎已達99.99%是戴口罩的,剩下那0.01堅持不戴口罩,通常是老外,因為外國人的理解,口罩是病者戴上防止病菌傳播,而不是所有人戴上去避病。

 

沙士時,香港是疫區,卻沒有出現搶口罩搶米搶廁紙搶物資潮,何解今天這裏明明不是疫埠,大家卻活得像天已塌人將亡的地步?想想,恐懼何來?是手機的訊息?是藥房的人龍?還是超市空空的貨架?要嚇人不一定需要真鬼,有時候,環境氣氛、燈光配樂做得出色,已足夠把觀眾嚇破膽。

 

原文轉載自《 2020211

 

原圖:中通社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4
無計啦
11
點算呀
6
無意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