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人,曾任《壹週刊》及《東周刊》副總編輯、天地出版社副總編輯及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客席主持人。畢業於香港大學。2010年創辦快樂書房,同時兼任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她在《頭條日報》及《明報》有撰寫專欄。
作者其他博評
輸了給自己
輸了給自己

上月,我剛借了一本有關沙士時醫護抗疫的書。才開始讀,武漢肺炎便爆發了,野火蔓延全國,感染人數比沙士更多。相比之下,香港情况其實遠不及十七年前沙士嚴重,但醫護界嚴重撕裂,在危急的時刻宣布罷工。

 

當年,香港沙士在社區爆發,世衛專家派了流感專家Dr Keiji Fukuda 福田敬二來港,和時任衛福局長楊永強、衛生署長陳馮富珍、醫管局行政總裁何兆煒及其他高層開會。福田敬二說:「我從來未見過這個病毒!」未幾,第一重災區的威院幾乎崩潰了,心胸外科醫生萬松、新界東醫院聯網總監馮康,以及何兆煒,紛紛都染上沙士!萬松更入住深切治療部,命懸一線(幸好最後痊癒)。接着,瑪嘉烈醫院和聯合醫院都淪陷了,當時的保護衣物、隔離設施和醫療科技遠不如今天。醫護人員的怨氣、恐懼不會少,但醫護人員沒有退縮。沈祖堯教授更率領醫療隊伍,組成Dirty team,與沙士短兵相接。他不怕病毒、用聽筒為每一位病人聽肺部呼吸,診斷肺炎程度。香港當年大埔醫院的鄭夏恩醫生、屯門醫院的謝婉雯醫生都是主動加入照顧沙士病人的,雖然最後殉職了,但幾萬個醫護人員,仍然投入凶險戰場中。他們全無畏懼嗎?我相信一定有,但他們重視專業情操和病人的生命。醫護一致抗疫,令人肅然起敬。

 

十七年後的今天,內地有成千上萬的醫護奔赴武漢救人,萬眾一心抗疫。香港卻有醫護掛住抗護,而非抗疫。香港像一個病人,有人趁佢病,攞佢命。我們不是輸給疫症,而是輸了給自己。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2024

 

原圖:RTHK

 

Follow我們的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kgU8qg

 

下載我們的手機應用程式,收看第一手精彩內容:

https://www.speakout.hk/app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港人講地』立場。)
20
嬲爆
5
超無奈
4
無意見

評論